穿山甲是新型冠狀病毒「二傳手」?

218

  近日有研究認為,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這引發了一些爭議和討論。那甚麼是病毒中間宿主?這項研究對防控病毒有何啟示?

  中間宿主可以說是病毒從自然宿主傳播到人類過程中的「二傳手」,一個著名案例就是果子狸被認為是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中間宿主。2002年至2003年出現SARS疫情後,研究人員從野生動物市場上果子狸體內檢測到的病毒與人群中流行的病毒全基因組序列一致性達99.8%,表明果子狸將病毒傳播給人類。

  但是,研究人員認為果子狸不是SARS病毒在自然界的源頭,因為這種病毒同樣能讓果子狸生病,說明果子狸同病毒難以「和諧共存」。針對野生和養殖果子狸的大範圍流行病學調查也顯示,大部分地區的果子狸並沒有感染SARS病毒。

  病毒源頭究竟在哪兒?歷經十多年調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2017年在美國《科學公共圖書館·病原體》雜誌上報告,在雲南省一個偏遠洞穴中發現攜帶SARS樣冠狀病毒的中華菊頭蝠種群,從牠們體內所含病毒毒株中找到人類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組組分,這些毒株基因頻繁重組可能形成了人群中流行的病毒。

  因此,中華菊頭蝠被認為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而參與病毒從自然宿主到人類傳播過程的「二傳手」果子狸被認為是中間宿主。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研究人員加緊對病毒溯源。石正麗團隊近日在英國《自然》雜誌上報告說,新型冠狀病毒與來源於蝙蝠樣本的一株冠狀病毒(簡稱TG13)基因相似,兩種病毒序列一致性高達96%,表明蝙蝠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在自然界的宿主。有專家認為,如果蝙蝠是新型冠狀病毒自然宿主的結論成立,蝙蝠冠狀病毒與人類新型冠狀病毒的差異意味著,還存在一個或多個中間宿主。

  穿山甲是否為其中之一?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與華南農業大學合作的團隊,通過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組數據,認為穿山甲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