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破譯艱辛路

295

  從二十世紀初到現在,一代又一代的學者將甲骨文研究接續傳承,並讓這門古老的學問不斷推出新的成果。

  但即便如此,甲骨文破譯之路依然無比漫長。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常務副主任黃德寬教授說,雖然甲骨文研究已過百年,但還有許多問題沒有搞清楚,一是認字,二是片數,三是斷代。

  以認字為例,學者編纂的甲骨文字典收字已有4300多個,其中2000多字有人進行過研究,但目前取得共識的破譯字僅1300多個,一大半字還不認識,只能放在字典的附錄中存疑待考。

  2016年,中國文字博物館發布的一篇「懸賞公告」曾引發廣泛關注。公告稱,破譯未釋讀的甲骨文並經專家委員會鑑定通過的研究成果,單字獎勵10萬元;對存爭議甲骨文做出新的釋讀並經專家委員會鑑定通過的研究成果,單字獎勵5萬元,真可謂「一字千金」。今年5月,第二批甲骨文釋讀優秀成果徵集已經開始了,獎勵金額不變。

  走向未來的甲骨文

  無論如何,甲骨文都是值得我們驕傲的,它也被認為是迄今可見最早成體系的漢字。

  2017年10月3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網站發布消息,中國申報的甲骨文順利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工程國際諮詢委員會的評審,成功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現在,甲骨文雖然古老,但卻並非身處「冷宮」。比如,甲骨文手機表情包在鬥圖圈一度很流行,還與「神馬、有木有」等網路流行詞結合起來,很受歡迎。

  到2019年,甲骨文發現已經120周年了。在接下來的日子,也仍將有無數學者為它的破譯而努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