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 持    樂 仁

115

  國家實施改革開放,以開放引入金融資本、技術、生產線、人才革新生產力,這種選擇,是打開了國門的重大國策抉擇。可是,當年設計怎樣敞開國門,在思維上,其實是很謹慎的取向,尤以希望有「試驗田」、「防火牆」,在自主自保下,逐步開放、逐步試驗,先行先試將廣東省,以至後來的經濟特區成敗經驗作好總結,再運用到整體國家中去。因而,其實在開放過程中,不僅是分階段、分地區開放,也依循逐步開放敞開大門來預估好各種內外因素可能湧現的危機風險,不致於「大開中門」一面倒形成的重大衝擊,會沖垮國家本身的積弱體制,出現難以收拾局面。

  正如,改革開放,廣東省、沿海地區先行先試引進外來金融資本、生產線、技術、人才,但是,廣東一馬當先成為改革開放排頭兵,加之獲國家批准成立經濟特區,將這個對接海外大門、接壤港澳窗口一下子激活起來,引發內陸地區富餘勞動力湧向廣東,出現了「東南西北中,發財到廣東」之說。因而,在管制人流流動、配合人流形成的交通基建,便瞬間形成重大壓力。尤其是每年春節前後,龐大的回鄉、返回廣東務工人潮,成為國家面對的交通運輸重大任務,形成的「風景」,也成為國家新聞和國際新聞事件,甚至被謔稱為「盲流」。可以想見,這種開放、敞開大門的改革開放逐步試驗方式,儘管已是有限度打開大門,已經成為國家各方面重大事件,不獨是引進外地、港澳資本、生產線、技術的「外部」問題,還有就是應對改革開放促成的國家、廣東、經濟特區「內在」問題,人力流動、生產要素加大⋯⋯莫不是超乎國家經驗,以至環球上壓根兒毫無這種「場景」的現實經驗可供借鏡,因此,只能「摸著頭過河」,逐步開放。

  回頭看,才能令我們重新認識國家四十一年改革開放是怎樣走過來,才能溫故知新,在過去所作出的各種抉擇中,看清當中含義,當年為何會選取這條路向,箇中思維如何?這才能清晰認清,原來當年國家領導人是如何有先見之明、具預見性看待一個如斯偌大國家打開國門,堅定不移確立逐步開放的宗旨,甚至,在談判加入世貿征程中,花上了十五年時間來與西方發達濟體談判,總是不動搖地按國家能力、條件,堅持逐步開放,尤以金融資本這一板塊,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以便按實力、條件來開放市場。這種自主、自保,不可以視之為「封閉」、「閉關自守」,而是,不急於求成,不貪圖短期利益、急功近利,總之要保持實力敞開大門,一方面自保,另一方面,也是保障外來投資者的利益,體現共存、共濟,寧願步伐慢一點,也不貪求利益而形成陷阱、危機。只有共同做好這種「設計」,才算得上共榮。

  當年國家申請加入世貿,復關談判從一九八七年開始,一談,就是十五年,至二○○一年才功成,從中可見當中的難辛。但,困難、障礙擺在面前,國家決策總是迎難而上,不放棄底線,始終以發展中國家姿態和本身實力,逐步開放,尤以金融業,形成國家加入世貿的「准入條款」,是逐步開放,最終,取得談判成果,以中國經濟體制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標的來加入世貿,構建「中國特色市場」,有別於西方發達經濟體唯一標準的「自由市場」,為國家發展拉開新征程,也鞏固了基礎,實現今天走上強國夢的基礎,為民族復興注入源源動力。

  回看國家復關談判,十五年的堅持,且行且走逐步開放,推進改革,逐步說服各談判對手,以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中國特色市場」,嫁接西方「自由市場」的優勢來革新、開放、再革新自身市場體制和產業體系,實現「四個現代化」建設,晃眼間,改革開放四十一年走過了不平凡歲月,加入世貿也接近二十年光景,這些敞開大門卻不「大開中門」的宏旨,依然指引今天國家走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征程,值得大家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