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心    樂 仁

317

  今天,中華民族、中華兒女正處於一個發展、提升,契合現代化的重要關頭,是歷史、時代更替再一次提供國人機遇的轉折期,當中,必然有危有機,有「變」與「不變」擺在面前需要我們作好抉擇,從而對我們而言是「大變局」已呈現眼前,有賴大家謀求共識,取得最大公約數,萬眾一心,向這個「大變局」迎難而上。與此同時,在國家民族本身的問題、困難以外,國人更應清晰看到我們所處身的世界,同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已經由國家領導人以高瞻遠矚視野看到端倪,且早已提醒國人,我們今天抓緊機遇追求自身國家民族發展,正碰上了外在「大變局」的不確定性、「不可預知」而可能產生疊加效應,益增內外兩個「大變局」匯流,令到國人在追求中華民族復興進程中,產生更大阻力和變數!

  這其實並不緊要!所以如此說,正因為知行每每有各自困難一面,今天由國家領導人點破了「知難」,是為大家發出警號,讓大家做好預警部署。惟有如此,才能曲突徙薪、未雨綢繆,為我們先打好「預防針」,到真正危機、巨變撲來,國人才有充分準備應變,契合國人過去的居安思危來化解變化,將之化作前行動力,再一次提振民族現代化,登上新台階。

  回看中華民族歷史、文化、文明的進程,何嘗不是在興衰、榮枯中,以「和」、「大同」來作為「整體」審視發展征程,「變」是「整體」的一部分,「不變」也是「整體」的一部分;「榮」是「整體」的局部,「枯」也是「整體」的局部,中華民族,就是以這套思維來在「和」、「大同」中參照「整體」和「局部」的共存關係,看待自身和外界的發展、變遷。因此,五千年發展歷程,何嘗不是在盛世以外,穿插一次次地區爭鬥、民族爭鬥,卻最後匯於民族、文化共融之中,匯流成滾滾洪流的上下五千年中華文明、向世人展示至今仍是「活文明」存在!

  為此,「大變局」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無覺,不知它將會降臨令自己變成「溫水煮蛙」滿有幸福感,享受「暖意」的「井底蛙」、「鍋裏蛙」!可幸,經歷四十年改革開放,也經歷新中國成立和初期那段三十年的建設、變革發展,儘管一度經歷文化大革命的內耗而令國家瀕臨崩潰邊緣,經濟民生一窮二白,但是,正正受惠於建國三十年設定了「三步走」、「現代化」目標,也構成了一些制度、體制改革,令到國家「改轅易轍」放棄階級鬥爭,重新回到「和」、「大同」的核心精神價值,宣告改革開放啟動,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實幹精神探索現代化征程,旋即,匯流海內外中華兒女愛國、救國熱忱,改革開放終以勢不可擋姿態,引領國家民族彳亍而行,一路下來,何嘗不是一個個「大變局」呈現,有待國人披荊斬棘!

  但是,中華兒女面對自身一個個「大變局」,也面對世界「大變局」不斷變的衝擊,何曾迷失方向,何曾質疑我們堅守的民族性、精神價值而放棄了「和」、「大同」,反而取他人「標準」的「普世價值」?正因,國人對國家、民族、文化、文明從兩個世紀內憂外患的自悲中,擺脫了無謂的困擾,重新認知「和」、「大同」的融和力、凝聚力,所開拓出來的「整體」和「局部」共存共濟便能產生無比活力生機,放諸不同領域,不管是人與人關係、地方與地方關係、區域與區域關係、國家與國家關係,以至人與大自然關係,只有守住「和」、「大同」,便可排解矛盾,合力共建,然後同時以「和」、「大同」來共享成果。這就是中華民族五千年能夠在大部分時間領跑世界的要義,也是何以過去中華文化、文明不以一己的「標準」而「輸出」到世界各地,反而形成萬邦雲集,世界各地紛紛來到中原學習、借鏡,成就了她們擺脫「野蠻」成分,進入契合自身社會文化建設的文明新紀元?

  今天,國家走上新時代征程,國人面對更風高浪急的必然變化變局,尤其內外兩個「大變局」互相催生的危機,以至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會擾亂「全球化」和全球治理,但是,只要國人堅定信心,以一貫定力推動「和」、「大同」迎上現代化,始終能令國家重新站於世界舞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