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強意志    樂 仁

188

  顯然,中華民族的革故開新,經已成為國家民族發展一套「方程式」,總是注入「生命力」中去,薪火相傳,成為國家民族前行動力,不管是遇上太平盛世,抑或內憂外患,始終不忘在前行進程中,檢視所運作的制度、典章,是否能適應時代發展,與時俱進,且必須時刻警醒可能出現的危機、風險和挑戰,做好應變,來免於一旦掉入風浪衝擊危機便遭受沒頂之災。這種民族性,既是「和」、「大同」包容共濟下展現多元化,能夠吸收新事物來革故開新,也是在尋求制度如何適應新環境、新事物不斷優化的進路。

  畢竟,中華民族在世界歷史文化上,具備上下五千年延綿不斷的傳承創新,跨過各種成功、失敗歷程才來到今天的同一民族、同一歷史、同一文化事實,有別於其他「文明古國」、「古老文明」,它們並非「一以貫之」。這種在世界上延綿至今的古老文明、民族,何以能歷久開新不墜,不湮沒於歷史時代洪流,像其他古老文明、古老文明大國般其實早已「消失」根本?

  如果我們能夠審視當中的傳承和自我革新力量,才能找到契合的元素。原來,中華民族傳統智慧,便提醒大家必須適應時代洪流發展,必須具備自我革新的奮進精神和勇氣毅力,才能在大自然的變幻更替中,以求變來應變,以變革來適應發展所遭遇的衝擊,惟有如此,才能具備適應性,靜待主客觀元素的變遷。

  看看儒家經典《大學》「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就是寓意無時無刻不斷追求自我完善。而《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亦告誡人們樹立追求圖強的意志。這些前賢智慧,歷五千年傳揚至今,仍影響一代代國人追求自我完善、振奮,適應環境變化的內化要求。由此可見,中華民族的傳承,是經歷過一代代人,不同朝代「洗禮」,從所站立的時代,不管是太平盛世,又或災難連連,都不磨滅國人求新、求去蕪存菁,以能夠適應社會、時代前行的制度、典章來發展國家、造福國人。

  具備這份終極關懷的理想、職志,中華民族才能在五千年歷史文化、朝代興替中,在「和」、「大同」精神感召下,實現不斷自我革新,來應變,來求進,終於,開出漢唐盛世,也有宋代文化豐厚的一代丰采,以至明清在盛世中,不少元素至今仍影響著國家民族各個領域,成為中華文化承傳的瑰寶。儘管,清末以降國家蒙受內憂外患,列強侵華,但是,期間激勵一代代仁人志士奮發圖強,成就衰敗國運中一段段可歌可泣故事,彰顯中華民族從內化演變成外在抗禦環境衝擊的力量,終於,時代走過了國家民族衰敗歷程,迎來今天國家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且邁向世界舞台中央的輝煌一頁。

  而中華民族復興,也開啟了指向「兩個百年」的目標。在這基礎上,國人不獨為了國家民族適應世界變化發展,創建國人福祉而不懈努力,乃至,國家領導人倡議「一帶一路」的跨區域合作,共商、共建、共享,以「和」、「大同」攜手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成為二十一世紀新亮點。

  但是,國人始終明瞭,不管過去國家民族經歷過的朝代、時代有多風光、成功,且成為國人、世人嚮往的太平盛世;又或當國家民族陷於災難水深火熱之中,成為「失敗」的深刻教訓,這些興衰莫不俱往矣!這套思維,即是告訴國人,不管當時的制度、典章,是成功、又或失敗,今天我們回看歷史,只能汲取經驗教訓,絕不能「重用」作為今天國家民族邁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典章。

  當然,怎樣從這條「歷史長河」中汲取經驗教訓,革故開新,顯然,是從中華民族文化「根」的延續上來開新,才得以展現上五千年源遠流長的「一貫性」,體現制度優化、適應性的自我革新能力。

  今天,世界進入二十一世紀、資訊科技新時代,其實,不獨中華民族要適應這種轉變,其他國家、民族、經濟體,也必然要回應這個時代變化的答卷。為此,在這些革新、求變過程中,又產生了互為影響的互動和變化,使得國家的「適應性」,需要更強而有力圖強意志、能量、動力來應對,才足以與時俱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