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喜歡,所以不擇時地    思 正

580

  小星是一個頗有書法稟賦的同學,那次帶他出外參賽,一有空暇,他就靠在桌角,在宣傳單張上練起字來。筆跡流利,賞心悅目。我沒想到他練字癡迷至此,能夠做到隨時隨地,揮筆自如。

  如果是我,可能要等到身心和悅,鋪好氈子,擺好紙張,洗淨雙手才來動筆。既然書法講究心境,那就先散懷抱,以便達到自由書寫之境。可是每次想到工具準備頗費周章,想寫的心涼了一半。於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便成為了常態。可是,小星隨手就來,一張破紙,一根陋筆,也能寫出瀟灑的字。他的字是長出來的,但也沒有放棄勤學苦練,故能不擇時地就寫,這是真心喜歡使然。我希望他能不被名利所熏染,擁有一顆熱愛書法的心,堅持到底。

  我對書法雖然也是喜歡的,但也少有練到這種忘我的境界。撫心自問,我是真喜歡,還是「被喜歡」?恐怕後者成分多了一點,故對書法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當然,這麼多年,由於我對書法不拋棄、不放棄,字還是有所進步的。相形之下,我對寫作的熱情更濃一點,以前覺得寫作是閒暇時的產物,可惜從學習到工作,疲於奔命,很難靜下心來寫作。似乎等到放寒暑假,才能收拾心情,拿起筆來,寫一兩篇作品。而在平時,確實難以做到隨手拈來,揮筆而就。於是,不免又要懷疑自己,既然喜歡,為何做不到持之以恆呢?

  文友谷雨的女兒李懿是個愛看書、善寫作的人,我沒教過她,但她的才華在中學階段就已經嶄露頭角了。如今,她在專欄上發表的文章,雖然大多是急就章,但是其獨特的心思,詩意的文字,令人回味。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才氣,確實難得,令人驚訝的是,聽說她有一些文章是在餐宴時用寫出來的。別人還在邊吃邊喝,她卻在手機上奮指疾書,等到飯畢,她的文章就寫好了。這點連她母親也很歎服。在我看來,這是不可思議的事,只能說她已經將寫作成當成生活的一部分,故能不擇時地而寫。近來,我愈來愈覺得,寫作習慣往往因人而異,因時而變。以前,我喜歡用紙筆寫作,等到上了大學,電腦也就取而代之。但是現在,我也慢慢學會用手機寫作,不知不覺,在坐車、等人等閒暇時間,手機也能敲出所思所想。我也試過用語音的方式進行寫作,不過文字失之精簡,需要大刀闊斧修改才可,最終還是打字為妥。原來覺得寫作就應該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人獨坐房間才能等到文思泉湧,現在覺得倒也未必。習慣是可以改變的,如果真心喜歡,那你會想盡辦法創造機會。當然,喜歡歸喜歡,前提是不要玩物喪志。

  人生在世,總有一兩樣喜好是可以陪伴終生的,譬如讀書、寫作。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教書育人是本行,這是耽誤不得的。但是工作之餘,讀點書,寫點文,那是很愜意的事。人總是要靠閱讀來充電,靠寫作來沉澱,這樣才能走得更遠。至於學學書法,以此教教學生,也是利人利己之事,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