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優勢

樂 仁

77

  只有澳門特區、廣大居民都能認清近五個世紀這個小地方、小漁村所經歷的發展,所肩負起的國家「有意無意」重託,所維持的與廣東省「一體」但有着重大差異的「二元」來攜手當好國家對外交往的「窗口」,那麼,我們才能更具自信,跳出疑惑、掣肘,在新時代的舞台,攜手區域合作,當好國家聯通內外的角色,發揮好國際交往舞台上一個角色,唱好一齣齣重要戲碼。

  澳門特區今天的發展,對自身而言,早已清晰不過,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打造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拓展自身產業發展,朝向適度多元,來化解因「命脈」博彩業過度單一的危機。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定位,且必然需要澳門特區、廣大居民持之以數十年才能有效取得重大效益的發展征程,不能一蹴而就。

  但,與此同時,澳門居民必須深明,何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商貿合作服務平台會「落戶」澳門,卻並非國家其他地方?論體量、能力、資源,國家有哪一處地方不是優於澳門,不是輕易能將澳門比下去?

  當然,這很值得澳門「知己」,才能發揮好自身作用。一如,「一個中心、一個平台」「落戶」澳門,除了本澳有自身條件以外,也離不開回歸祖國後,澳門特區成為國家一員,重新回到「母體」,結束了過去殖民管治的一段「分離」歲月,澳門的發展,可以重新「接入」國家實現真正「一體」,也能夠名正言順重新體現「粵澳一體」的源遠流長合作,在「全國一盤棋」中,令國家更好地布局,不管今天依然是「有意無意」巧妙布局,又或是清晰指明發展進路,在錯位發展中促成各自分工,但是,這都是處於國家「一體」、「全國一盤棋」的布局,是清晰不過的事。

  其次,就是國家在布局分工中,明顯地促使「一中心一平台」落在澳門特區身上,有着澳門自身的既有特色和一貫巧妙分工。澳門在國家確保長期繁榮穩定大政下,獲得國家強而有力照顧,特區成立以後,依然保留下來「命脈」博彩業的生存發展,成為全國唯一可以開賭的行政區,這便是國家因應澳門特殊情況賦予的特殊條件、特殊政策,不因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實行禁賭政策而要澳門跟隨國家「一體」;這也是很能說明,「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落實到澳門特區能生存發展的問題上。當然,從澳門可繼續營運博彩業,到從一家專營發展到三個賭牌且形成三個「正牌」、三個「副牌」的「六國爭雄」六家博企,國家一貫強調的是博彩業必須健康發展,且要加大「龍頭」作用,催生其他產業協同發展,形成非博彩元素與博彩得以互相輝映。而這個重大目標,近年來在澳門正不斷推進,日漸看到成績。

  為此,澳門特區、廣大居民不應以為澳門博彩業這個「命脈」會「一成不變」,只能埋首怎樣「開賭」,而是,國家看到澳門的特質內涵,在當好「窗口」以外,充分利用博彩業優勢,使之健康發展,起着龍頭作用以後,澳門特區能夠生存,也要發揮其他特質,於是,澳門與廣東、國家的最大差異,便在於「大熔爐」文化交融、族群融和上,以及澳門跟葡萄牙、歐洲的深厚歷史交往,為此,當好中國與葡語國和歐盟的溝通橋樑,便在國家賦權,落在澳門特區身上,肩負起這個「一個平台」的重責,何況,環顧澳門這個小小城市,不管走到何處,都是一個中葡特色並存的空間,國家其他地方,根本欠缺這個環境氛圍,令到人們可以同一時間感受到「中葡」並存,且又是那麼自自然然呈現出來。

  一旦認清了當中的竅妙,那麼,澳門特區憑藉自身的特質,確立「一中心一平台」,便順理成章,能從與國家和廣東「一體」中,展現錯位發展的「二元」特色,只要善用這些優勢,澳門又何懼會「邊緣化」、「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