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元素

克 剛

4294

  澳門保留下來城市外擴發展的「界線」,從新舊區交界,到舊區街巷肌理、圍里殘存下來的痕跡,可以讓人們看到這個小城的成長「年輪」、印記,以便提供大家很好地抉擇,站在今天高速發展階段,甚麼應該保留,甚麼地方可以「捨棄」,又或,透過不同的「活化」手段來結合發展與保育取得平衡,最終,是讓人們有「載體」感受古今串連。

  新中央圖書館選址一波三折,兜兜轉轉,又回到了活化利用舊愛都酒店地段,甚至,從設計判給上,予人明確保留原建築風的「格子」外牆精神,以及那一堵備受爭議的馬賽克壁畫保存下來,當中,是經歷過不同意見的交鋒,從保育訴求中,彰顯的是維護好區內原有歷史文化氛圍,與周邊的建築、公園有機地重新聯繫。

  活化,本來是個備受爭議的議題,尤以怎樣才能凸顯小區、建築精神,從修舊如舊的「整體」保育,到「拆骨肉留皮」的僅保留外牆,其實,不會有一成不變的手段和「結論」。尤以舊區、圍里的保育活化,更在保育下來怎樣活化發展上,人言人殊。以內地不少舊區保育為例,變成了「新天地」以後,原有民居變為商業元素,雖然人流密集展現欣欣向榮現象,卻也給批評為「行尸走肉」,變作了商業區,打著「舊」的幌子。從中可見,保育、活化的選擇有多困難。

  澳門在當下新發展階段中,也必然面對這些爭議。如,永福圍從慈善社團物業,捐獻給了特區政府,修繕建築物以活化圍里,未來會是怎樣的面貌?當永福圍有限度開放,當中的「拆」、「建」,能否契合「舊」元素整體展現原面貌,又能從活化中訴說「澳門故事」,很教人期昐。

  甚至,硬件修復過程中,哪些「拆」,哪些「留」,是有待竣工後掀開面紗才能讓人盡窺全豹,屆時會否面目全非?而往後,舊社區活化是商業掛帥,變成重建的「商業區」?有待印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