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祥樂 樂 仁

805

  「和」、「大同」,放在國家民族和世界範圍兩個層面,不可能是「內」、「外」有別的兩套實施模式和「制度」,亦即,追求「內在」的國家民族和諧祥樂發展,與追求「外在」的世界和平發展其實是一致的,都從「和」、「大同」、天下太平出發,從個人、地方、國家外擴至整體世界。為此,從中可見中華民族的精神,是從個體及至整體的一貫、一致,是同一模式下追求個人、地方、國家、世界的發展,在和平祥和中,展現人性光輝價值,生生不息推演開去。

  而且,這種推己及人,己欲達而達人的精神,除了超越地域、種族、文化,更超越時空,任何時代的發展,莫不是一以貫之,不會因為要與時俱進,要突破今天橫亘面前的障礙,便將「和」、「大同」放在一邊,到了認為取得成績的時候,便「拿回來」當作最高精神指導,引領大家前行。倘若如斯,便不能作為中華民族的精神、文化文明而可以傳於後世,因為,當中只不過是功利計算,有利的、適用的時候便「拿來」用一下;不利、不適用時便棄如敝屣。

  當然,說「和」、「大同」是中華民族精神,指引著我們上下五千年跨過一個又一個朝代、時代的發展,追求國家民族和諧祥樂、世界和平,並在當下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計較世界百年未有大變局的阻礙,那麼,看到當今中華民族的時代發展命題,就是從發展生產力、現代化的演進中,指向中華民族復興,且我們的再次興盛,不以損害他人利益為前提,更不會只顧自己國家民族利益而無視他人利益。這種 顧及全人類共同利益,追求最大公約數的發展模式,在當今世界,尤以百年未有大變局激盪起來的「黑天鵝效應」催動中,竟然猶如一股清流,感召各地同路人前行,反而令到原本富裕強盛的美國西方發達國家有質疑、打壓的橫加阻攔行動,將世界和平發展、共存共榮,變成危機處處,近乎冷戰環境。

  何以中華民族在「和」、「大同」中追求時代發展、世界和平發展,反變成西方發達國家的「敵人」,要打壓,要阻止,要「除之而後快」?何以西方發達國家,不能看清中華民族「和」、「大同」的善意,反而將自己放在我們的「對立面」,催生零和博弈的較量?也許,真的是他們對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的共榮共存精神,按照她們「崛起」的發展經歷和經驗觀照、對比,不會認為中華民族竟會如此善意善良,而且,以她們的「大國崛起」論調,總以新興國家「打敗」既有大國取代其地位;以強勢的戰鬥力打垮具威脅性的國家,又或以武力征服弱國掠奪各種資源財富來自肥自強,才有「強國」的成績。

  可見,這是兩套「思維」、「模式」,中華民族在「和」、「大同」精神指引下,卻始終保存赤誠之心,內外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