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散與統合 樂 仁

174

  五十六個民族,各有「源流」、文化特色,是怎樣統合起來,在偌大土地、地域差異中,展現出來「大一統」國家民族的整體?因而,只有理解當中必然具備一份「向心力」、「共同信仰」,才可以在平常時候看似鬆散的結構中,各自存在、各安本位;然而,一旦需要凝聚力量的時候,又能迅速集結起來,展現一種強大合力,攻堅克難,化解危機。

  這是很微妙的一種共存、共濟關係,依從「共同信仰」卻又結構鬆散形態,為此,只有找到了彼此「共集」,認清了「同一信仰」,才能夠採用這套「軟件」統合大家,在有需要時,打破了鬆散結構,形成聚合力量,展現整體存在中的整體合力,體現出國家民族整體堅強一面。

  為此,可見,正是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作為中華民族「共同信仰」,起到了很好的統合力量,而且,所謂的「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並非具備排斥力而存在的「唯一」,相反,這只是一個整體而言的象徵,並統攝不同民族文化匯流其中,成就了多元化、多彩多姿的「共集」、「整體」,形成「大一統」下的「共同信仰」。這種具備強大向心力的形態,在平常時候是相當鬆散的存在,甚至,在整體中,還會因應時間、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自我演進革新,適應時勢;但是,在有需要時,便會結合起來形成共同力量,應對外在的危機和挑戰。故此,才會給世人一種誤判,指中華民族、中國人是「一盤散沙」,卻忽略了其實是鬆散中有統合,統合中見鬆散,只看是處於怎樣的環境,呈現怎樣的「面貌」。

  甚至,正因為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神核心「和」、「大同」,總能夠起到求同存異的作用,於是,呈現出來強大包容、融和力,形成了強大向心力,在悠長歲月中,其實大家都在不知不覺中,構建起來這種既鬆散,又能統合一起的共存、共建、共榮、共享力量,為彼此共同應對內外環境變化、適應主客觀環境轉變,提供了足以令大家在個體中做好自身本分,又能在統合中,形成強大集結力量而維護好整體利益。

  正如,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精神沉澱的「主流」,它告訴世人,這個「共集」、「共同信仰」,正正在「整體」中包含了各個個體共存;一如,大江大河之所以澎湃奔流出海,當中的「氣勢」,不是自己「獨自」存在,反而是在各條「支流」在前進過程中,在不同位置匯流到了這條幹流中去,形成共存的關係,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當形成了幹流,當滔滔前行奔向出海口的時候,便再難分割出來哪些是「主流」,哪些是「支流」。因為,這是共同存在的整體,說到「幹流」,便是有「支流」的存在。為此,儘管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看似是一個「主流」,且在傳統意識中是以儒釋道馬首是瞻,卻並非排他的存在,反而,是各種文化匯流起來,統攝而成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將名自的精神融會貫通,構建成「共集」,卻又能很好展現「主流」,構成彼此共同存在。

  於是,不難察覺,當別人誤以為中華民族是「一盤散沙」的時候,顯然僅僅從一個片面來看待這個「大家庭」整體的存在,又或,每當「太平盛世」的時候,這個國家民族的人們根本不會活得繃緊,在展現自由意志下,各適其適,各有努力方向,也各有選取的目標,看在外人眼中,在如斯鬆散中,便只能是「一盤散沙」罷了。可是,,畢竟,這種展現出來的特定形態,僅僅是一個片面,不是全部,不是整體,設若真以為中華民族只會是「一盤散沙」,便大錯特錯,甚至,根本未能從中華民族源遠流長、歷史文化長河中,看清楚她是怎樣走過來、活過來,是怎樣克服各種危難挑戰和重創,最終,是在重大向心力下,多難興邦,跨過困難,走到了今天「太平盛世」的大環境,始終以整體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作為「共同信仰」,邁向二十一世紀新時代新征程,既有鬆散的各自奮鬥、提振,適應時代發展,同時也潛藏強大向心力,統合力,一旦有需要時便能夠迅速匯聚能力,排除困難打擊,走出國家民族生存發展的新路向。

  中華民族正正是以這種既鬆散,又能統合的形態,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匯流各民族、文化形成多元化、共存共建的強大力量,經歷一代代人的努力,延續了「幹流」五千年歷史時代的演進,來到今天。而且,亦以這種形態,走向未來,甚至,以堅強意志,希望㩗手世界,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