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步伐 樂 仁

116

  之所以說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五千年源遠流長,其實箇中意義在於,莫不是在歷史時代發展中,不斷適應時代變遷而更新的沉澱成績,總能夠去蕪存菁,遇上新事物、新環境,外來長處,便汲取當中長處,用於補足自身短板,形成與時俱進的「活化」,不會因固守舊有而落伍遭受淘汰。一路下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莫不經歷一次又一次考驗,文明文化、外族入侵、經濟實力碰撞,當中,有在厄運連連,民族備受打擊的歲月,有內憂外患,國家民族遭受外侮,生死存亡繫於一線的危機。但是,國人不懈努力革故圖強,又會在堅韌不拔中衝過危機,取得發展生機,展現民族文明、文化浴火重生,且產生更輝煌成就,印證了「多難興邦」的民族堅強個性,展現梅花香自苦寒來的民族內斂精神,卻又始終秉持「和」、「大同」,與百花共同向世界展示多元化,多彩多姿世態。

  五千年歷史長河,是一齣齣革故開新片斷,是一首首保留民族樂天知命、真善美情操,又能包容共濟與世界各地、各民族㩗手適應新事物、新環境的動人樂章。於是,今天回看國人站在國家民族復興目標在望的當下,其實,也一以貫之,沒有採用西方列強工業革命後殖民主義的「現代化」發展進程,反而根據民族精神「和」、「大同」,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多元共存共濟的己欲達而達人,與世界各地體現「一體化」「地球村」的整體格局,在做好「人」的工夫上,不忘民族精神的「教養」、「教化」,避免了「全盤西化」的「格格不入」,走自己路,維護好「根本」來開新,甚至將外來思潮「本土化」,將之適應中華大地特性,反過來,也調節自己適應外來先進文化元素供一己所用,為此,開出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精神,終於創新了制度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成為中華民族邁向二十一世紀的制度、措施,是適應新時代下世界出現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自我調整,也取世界所長,運用到中華民族復興之途。

  西方看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一年,從過去一窮二白地方,從過去經濟「倒數」排於「末座」梯隊的貧窮落後,一路下來適應世界環境變化,加入世貿、北京主辦奧運⋯⋯水災、汶川大地震,好的、天災的,不斷交疊在這個偌大土地面積、全國差異巨大的土地上,但是,中華民族依然以堅定意志,做「人」的工夫,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終於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屹立世界民族之林,走向世界舞台中央,趨近了民族復興的目標。而這一切,是世界全無現成版本的「改革開放」、「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模式;西方殖民主義、「華盛頓模式」固然沒有這種憑自身堅忍、依循民族、文明、文化根本來適應環境得以開新的經驗,甚至,在這個五千年文明國度,過去也沒有一如今天內外環境的版本可供借鏡,一切,憑藉中華民族「和」、「大同」和求同存異包容力,實現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探索歷程,排除格格不入的東西,抓住可供借鏡的前人長處,作好風險管理、抓緊契機,終於一步一腳印,走出西方世界「現代化」版本、路向以外的一種「現代化」格局,告訴世人,中華民族始終能適應自身和世界的發展,能夠主動積極自我革新,卻總是把持維護好「根本」來創新,不會邯鄲學步。

  四十一年的改革開放發展歷程,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在五千年歷史長河中最激盪的一個「變天」階段,鮮見有如斯短暫時間而能急促完成工業化、現代化,適應世界變易高頻率,且能從「包尾」位置,一路下來追趕上了世界前沿,不單是經濟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工業革命的階段性突破,也能高速適應世界進步的步代,在新中國七十年歷程,在改革開放四十一年歷程,完成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征程,站在第四次工業革命叩門階段,這顯然,是民族、文明、文化在適應世界發展進程中,具備很強學習和包容力來推動自身革新所產生的成效,讓世人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