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隱之中 樂 仁

234

  中華民族以內聖外王為成就自己,體現存在於「天地」、「道」的座標,那麼,不管經歷的是甚麼外在環境,是適當時機,抑或時不予我,但是,總有「人」在用心用力的一個「位置」,而且,也必然有盡其在我的一份堅忍不拔精神。因為, 中華民族向來看重的是一種「集體」、「整體」存在的共生,「和」、「大同」的存在,取得成就,功成不居;未竟其功,但會交棒下一代、後世,以愚公移山之志來打好了基礎,利於後世繼承、薪火相傳,總會幹出一定成績,為實現人格理想的「內聖」而延續「生命力」,也為做好「外王」事工,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試想,一個如斯豪邁的民族,一個以「天地」、「道」體現「和」、「大同」世界共存共濟的民族,豈會是侵略性以掠奪為生存發展要素的群體。而且,正是從「天地」、「道」的化育中感悟「和」、「大同」,參透了「密碼」認知共存共濟,榮枯與共的民族性,才會有這種依循「天地」、「道」規律法則秩序生出來的「整體」理想國度,事事都會看個體和整體的共存關係,來展現共存共濟共享,一枯俱枯、一榮俱榮的思維,不是個別時空人們想用於個人最大利益、絕對利益才提出來的說詞,而是,它總潛藏在中華兒女「基因」中,當遇上了外界變化,便必然產生的一份合力訴求,希冀在同一天空下,又或特定環境中的人們能夠以「和」、「大同」來施行人世間的大愛共處,展現出來命運共同體的「大一統」意識,做好化解危機挑戰的事工。

  由是觀之,便能夠深深理解,今年以來國家面對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怎會在中央確定疫病會人傳人後,一呼百應,武漢封城,全國各地群眾不集體過大年了,人人留在家中避開病疫傳播,而醫療隊伍又從四面八方湧向武漢,集中精力打一場戰「疫」,終於,歷經兩個多月便取得成效,國內疫情緩和。可是,與此同時,由於國外不少國家地區無視中國人這種抗疫手段,在疏忽中錯失抗疫良機,反而陷入疫病高速蔓延的困局。恰恰這時,中華民族沒有因自身已度過最黑暗時期而自喜,反而在喘息的當下,抽調人力物力協助其他國家抗疫抗災。這,便足證,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和」、「大同」,不是只在嘴上說說便算,而「和」、「大同」所體現的事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必然是中華兒女「基因」,能抓住時機時勢而展現出來「內聖」,從「天地」、「道」的顯、隱中,以另一層面投放在「外王」上去,參與到全球抗疫的合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