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好戰之徒 樂 仁

204

  「和平」,跟「用兵」看起來是對立的存在,對中華民族而言,在民族精神、民族「基因」中秉持的「和」、「大同」追求天下太平,自當與動武、用兵背道而馳。可是,在中華民族思維中,每每不會簡單採用二分法將「對應」問題看作「老死不相往來」、非此即彼地存在。反而,會放在同一「整體」中看成是「共存」的關係,猶如一個銅幣的兩面,一些時候,它們的共存會出現一面,但是,其中會有「轉化」的力量,來呈現共存下哪一方較「強勢」便呈現出來,還有,會產生「轉化」作用。

  為此,中華民族追求和平、祥和環境,不等同我們便不會用兵。反而,從兵法中,先輩便有不少名家,諸如《孫子兵法》,又或在過去不乏用兵奇才,為民族呈現怎樣練兵打仗,怎樣揚長避短,怎樣打勝仗。但,這些都有先決條件,不會輕易用兵,非必要時不會戰鬥,且都站在追求和平下才用兵來轉化為和平,為人們福祉追求最大利益。

  因此,享譽古今中外的《孫子兵法》,首先便指出「兵者,凶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告訴世人,就算是用兵高手,都視戰爭為不祥之事,不得已,要以聖人之德來操作,減少殺傷力,重視人和人性的價值存在。而且,以最低生靈塗炭來動武,達到目的便收兵;甚至,是「擺陣」以聲勢奪人戰鬥意志,「不戰而屈人之兵」,不用交鋒血刃而取得克敵制勝功效。這些,都顯示中華民族在用兵上是以追求和平為目的,而非殺戮。

  只有理解這些要義,才能明白,何以新中國成立72年以來,絕少用兵,且每次動武,都是求取和平,求取國家民族和平生存發展,不得已而用兵。8年抗日戰爭,自不在話下;抗美援朝,對越南自衛還擊戰,也是以打下國家民族往後和平發展基石作為指導思想,事後證實,這是「必要之惡」,讓國家民族取得持久和平發展空間。

  當然,還有「珍寶島」、「中印邊境」等因國界、領土主權利益而引發小規模衝突,但,都是「點到即止」,且,在我國綿長國界,14個陸地鄰國的國界、領土矛盾中,僅僅是「少數動武」,72年來,卻長期睦鄰友好,足見國家民族熱愛和平,也以「大同」、天下太平為己任,絕非好戰之徒。

  從這些歷史事實足見,改革開放以來,新中國帶領國家民族追求自立自主、國家民族富強,並非以霸權來凌辱其他國家,而是,總以和平手段,以互惠互利共存共贏的協調手段來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致力避免與其他國家民族結仇記仇,才能展現最大的共同追求和平發展誠意,令他人同感這種人類精神價值的真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