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不全則無」 樂 仁

213

  怎樣構建真實,必然是個連鎖反應,影響個人、地方、國家對「現實世界」的看法,從而在思維上形成「想法」,也影響到從「現實世界」所接收的資訊,為此,往下去,在判斷、抉擇上,便貫串了從「心」所思所想的一個外在客觀環境的「建立」,因而,推演開來,就是發展的取向,以至目標的選取,一步一步走向了各不相同的道路。當然,這些連鎖反應形成的「結果」,可以是類同,也可以是南轅北轍,然而,問題便在於,一旦出現了針鋒相對的取向,那麼,個人、地方、國家,以至全世界呈現的,便是矛盾共同存在的環境,問題不是有沒有矛盾對立,而是可以肯定,只要有兩個人或以上的地方,只要是人類社會,便必然有矛盾,為此,歸根究柢,是怎樣調和矛盾,求同存異,維繫「最大公約數」的共識罷了。

  這又得從中華民族文化、文明的價值精神「和」、「大同」來檢視這種求取「未來」,卻總有迷思的現實環境中,到底每個地方如何協調好湧現的矛盾,如何化解彼此分歧,將「最大公約數」共識發揮好功能作用,形成在共建環境中始終保持彼此可以共享,大家都感到有存在感、獲得感,而非零和博弈的贏者全取,這種調和機制、功能可以發揮多大作用,便至關重要。

  畢竟,人類世界的發展、演變,雖然在歷史長河中曾經湧現不少爭鬥、?殺的場面,也可以說,如果攤開了人類歷史一頁頁的記錄,戰爭、殺戮篇幅不在少數!從而足證,人類世界總是呈現矛盾、衝突、戰爭、殺戮;可是,我們今天在回看歷史的時候,是要盯著這些人性負面、血腥的部分,是要記上一頁頁仇恨將之延續下一代、再下一代?抑或,都應以這些慘痛教訓經驗作為警惕並以歷史長河中也同時不乏人性光輝、太平盛世,人類總是追求和平的世界而努力不懈這種價值觀,不斷砥礪人們的精神,凝聚成「和」、「大同」的己欲立而立人,攜手衝破血腥的過去,走向和平、共贏的人類福祉,為「未來」賦予和平的實質內容,才能感召更多同路人肩挑重任,邁向下一步,實實在在一步一步為萬世開太平而奮鬥,才能彰顯生存發展的終極目標。

  不錯,「現實世界」有它殘酷一面,且每每容易打擊善良人們的意志;而且,很多時給人一種錯覺,戰爭、惡鬥總似是連番出現,而和平、安樂的太平盛世變得罕見,因而削弱了人們的自信。可是,國人有句很具智慧的說法──並非「不全則無」,因為,不是全部、不是圓滿而視之為「沒有」,是思維上的偏差,正如「半杯水」般,不全滿,可杯子中明明有水!為此,這種思維上的取向,便能引導人們,雖然只有半杯水,但,怎樣添加,怎樣發揮僅有半杯水的最大功效,而非視之為沒有水而不作為,乃至將有半杯水的杯子掉去尋求「全滿」的一杯水?一切,都是「想法」導引了人們怎樣看「未來」,怎樣判斷和抉擇的連鎖反應,形成不盡相同的「結果」,甚至掉入了「預期陷阱」!

  當「和」、「大同」始終作為人類不懈追求的終極目標,是普世價值體現大家在非「不全則無」的思維境界,衍生了構建真實的「想法」,那麼,世界便會因而變得不一樣。正如佛學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說明了,當一念之差的轉變,當能夠放下仇恨、鬥爭的思維,展現面前的一切便會境隨心轉而改變,但,「現實世界」還是那個模樣,一切客觀事實條件還沒有多大扭轉啊!

  而在這個「轉變」下,個人思維、「想法」走向了「和」、「大同」的大道,便能好好接收各種資訊,理性分析,判別利害,求同存異,找到化解矛盾的最大公約數,人類的福祉,便因而展現眼前,是具備「可操作」內容,是以「和」、「大同」填充了原本戾氣,又或空洞的未來「想法」,引領人們進入天下太平的「大門」,避免了矛盾、衝突操弄下形成內耗的各種「空轉」。只有走上這種調和、「和」、「大同」天地,人們才能夠開啟萬世太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