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學習 樂 仁

74

  從面對人和事而能看到必具備「兩面」,正負、好壞、長短共存,那麼,從中正視這種關係,將之導引向自己學習、借鏡態度中去,便能夠形成「雙重」的學習內容,且會降低思維、觀點上出現偏差形成了偏選的自我窒礙,阻礙了有效學習的能力,乃至出現極端行徑,戴上有色眼鏡標籤對方,反過來,變成了「刻舟求劍」般,不知外在環境早已變遷,將一己思維、準則「留守」於過去,又豈能稱得上「與時俱進」?

  為此,改良、興革,不管在程度上有多大,有多用力,當遇上了人、事的發展有待革故開新時,其實,參照中國人傳統智慧,「三人行必有我師」,足證,其他的人,遇上的事物,總能提供我們好好學習的元素,受益匪淺。而事物的發展,在不同過程展現出來的現象,何嘗不是足以學習,又或警惕的元素,有利人們從中知所更替。為此,格物致知也好,以史為鑑也罷,看透了當中要點,便能為國人迎上新時代發展有了用力著力方向,從而,在「雙重學習」、「雙重革新」力度中,保持了奮發的旺盛力度,為國人鞏固了終身學習的模式,才足以從各種改良興革中,展現出來無比力量,總會是較其他地方的興革有更大「功效」。

  為此,也可以理解,何以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竟然在四十一年的短暫時間中,為國家的發展取得了世人矚目的成就,以至出現了國際上所稱的「中國速度」。當然,倘若不明瞭國人是如何達至這種「神速」而能夠將一個如斯偌人國土、人口眾多國家從一窮二白發展起來,那麼,可以說,是很迷惘、疑惑的一個發展現象。因為,四十一年,不足半個世紀,在世人看來,是不短的一段時間,可是,當將之放在一個地方、一個國家民族發展歷程來看的時候,其實,只是如白馬過隙的瞬間而已!何況,當中國提出來施行改革開放,正是國家民族處於最弱勢的時候,是生產力大大落後於世界上發達經濟體的時候,按這種國際實力的「比拼」狀況,要這個偌大國家實現「站起來」,在世界上其實並不多見,遑論要改善國人生活和「脫貧」。

  可是,偏偏中國經歷四十一年的奮進發展,給予世界「驚喜」和「驚嘆」,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從一窮二白,實現了自強不息的奮進階段,將原本處於世界「末端」的經濟實力,發展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成為全球產業門類齊全的唯一一個國家,而且,今年便要按照戰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脫貧,將國家引領向另一階段,按國家的說法,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兩個百年」戰略。

  從這些演變,如能檢視好國家的努力、人民的奮進,是如何勇於自我革新,契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和「三人行,必有我師」的學習、革新,那麼,不難梳理出可以供世人釋疑的脈絡,終身學習的「活到老、學到老」,不分「好壞」的擇善從之,不善改之構成了「雙重學習」、「雙重革新」的效力,便能較其他地方更好善用了所謂的「善惡」、「優劣」、「好壞」,無形中,可以大大縮短了「時間」的制約。更重要的還在於,這種「雙重學習」、「雙重革新」力度,從看到別人「缺點」而自省,將自己可能同樣具備的「不善」而捨之,更是國人歷來強調的自我完善方法,只有降低了自身的「不善」、「缺點」,才能夠補足個人、地方、國家民族的「短板」而形成更大的「承載力」,體現到「優勢」的存在。否則,總是在「短板」的制約下來求進,所取得的成績,便會大大降低了它的功能力量,是國人,尤其是廣東人很精闢的說法「陰乾」!當明瞭先輩智慧,怎樣同是學習,在過程中可以產生「雙倍」功能作用,至關重要。

  試想,一份虛心學習的海納百川、融和力度,一份「雙重學習」,勇於自我革新的學習態度,儘管是一窮二白,但是,它的「後發力度」卻是他人學習革新力量的「以倍計」,又如何不展現出來快人一步的「達標」水平。四十一年,在國人的「必有我師」及「融和力」、「包容力」推動中,是否一如過了「半個世紀」的「倍數」光陰?這正是世人值得正視、國人值得維護的與時俱進革新方式,讓這份寶貴經驗薪火相傳,承先啟後,推動國家邁向新時代,趕上「兩個百年」目標,造福國人,也同時造福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