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牆 樂 仁

872

  當今世界的發展,在科技發達、資訊年代呈現出來的,只會是愈來愈關係緊密的共存形態,因而,促進了互聯互通的發展,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能否共同有效便捷流動流通,成為每個地方「引進來、走出去」是否具備成效的關鍵所在。當某一環節出現窒礙,乃至閉塞,便會形成溝通障礙,不利流動流通;可是,從另一角度視之,一旦「大開中門」,毫無監管調控機制而任憑流動流通「失控」,也只是走向一個極端,甚至會形成「強勢」任意掠奪「弱勢」的「剪羊毛」伎倆肆意橫行。

  由是,怎樣在互聯互通,在「引進來、走出去」的暢通中建設好各種「防火牆」,便至關重要。尤以金融資本在當今新時代再不用經過真實渠道進出每個地方,它可以任憑電腦、手機按鍵便不分國界地域進出的時候,更加令金融資本中「掠奪性」一面如虎添翼,為「強勢」造就了予取予攜的「殺傷力」。當「弱勢」經濟體被財閥盯上,便可以運用這些暢通無阻的「虛擬」渠道操作以錢炒錢的玩意,金融資本進出一個地方,投放於哪一領域,再難以由當地有效控制的時候,可想而知,成為架空一個地方公權力的操作,成為資本主義市場中打著「自由」之名,卻是在「強者」霸凌「弱者」的「零和博弈」將自身立於不敗之地,抽乾了一個地方的資源、而可以在瞬間「撤資」,留下一個爛攤子給當地人承擔苦果。過去出現的亞洲金融風暴、各地股災、貨幣大插水貶值致使當地通貨膨脹出現百倍增長的慘劇,那些原本過上美好生活國家地方一夜之間經濟崩潰,以至國家、聯邦解體的恐怖,在澳門這個小地方看來是難以想像的別人家的事,可卻是真實的、殘酷的世界「全球化」發展哀歌。怎樣防止這種「掠奪性」損害全球各地經濟發展,令到各地能夠獨立、自主、自立、自強參與「全球化」真正形成共建共濟、錯位發展,早已擺在世人面前成為「全球化」治理課題,不容迴避。

  其實,澳門彈丸之地,不是沒有遭遇過金融風暴、海嘯的衝擊,令到人們有創傷的經驗;只是,一來本澳經濟規模小且財政健全,在以錢炒錢的運作中,仍算是「少數」;且得利於澳門與港元掛鈎和國家強大後盾的支持,才能有驚無險避過一劫。與此同時,眼看如韓國、泰國、委內瑞拉被「剪羊毛」慘局,由於有空間地域距離,真的似乎「火燒不埋身」,少了切膚之痛;而前蘇聯在「休克療法」、國人贊同分割了自身國家資產後被「剪羊毛」致瞬間高通脹,人們財富一夜大蒸發至民不聊生,乃至聯邦解體,令俄國和人民長期處於困乏局面收拾爛攤子的「哀鴻遍野」現象,澳門人不是無知無覺,便是在「自由化」中早已遺忘了俄國人的痛,事不關己。

  當然,澳門特區是個蓮花寶地,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國際金融海嘯,以至多次樓價插水,人們資產貶值、經濟陷入困境,甚至在回歸祖國前後連續十年經濟一蹶不振,都在親歷經濟不景、被「剪羊毛」後「重生」,以至二○○二年開放博彩業經營權,碰上國家開放自由行,連串利好因素,使澳門在好景持續中能維持社會安定繁榮,在國家惠澳政策一浪接一浪下,好景、大好形勢持續,澳門人是否會淡忘曾經的困苦?值得思考。這也正是今天美國發動對中國貿易戰,大打「香港牌」、「台灣牌」當下,澳門特區更應警惕潛在風險,慎防金融資本掀起一波波資產價格被煲大的「掠奪」潮,且必須建立好各種「防火牆」來防範風險危機,以免產生骨牌效應。

  這,其實也是世界各地發展中國家、地區必須注視的自主、自立、自強發展進路,如何在參與「全球化」合作中,先做好自身的「防火牆」,做好調控機制,再來是建設好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的互聯互通渠道,有節制、有目標地選取適合自身「開放」的模式,才能在自保、自救中防範金融、經濟、貨幣風險,免於被短視、眼前「好景」蒙蔽,掉入了金融資本「掠奪性」的陷阱。認清這種「全球化」治理革新要求,做好自己,才能在參與「全球化」中,有「防火牆」自主自保,免於被「剪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