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萬世太平 樂 仁

129

  中華民族在追求生存發展的歷程中,很強調「太平盛世」這個理想境界,且作為不同歷史時代人們在追求個人發展的同時,也是個人希冀、對社會國家、對天下世界的希冀,而且,個人幸福總會是建基於太平盛世大環境的「整體」之中,成為明顯的整體與個體共存關係。

  太平盛世,甚至成為一代代中國人職志的追求,是個人更高層次理想抱負的展現,當中,離不開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感召,尤以儒家思想展現出來的人文關懷,匯聚成「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是國人前仆後繼,突破環境制約的超越。

  看待這樣具備人文關懷,具備高遠理想的個人、族群,如果僅僅採用了單一標準,以西方世界的價值觀、「主義」、「制度」的衡量導引向「二分法」、「敵我矛盾」的零和博弈,便難以深入認知這種源遠流長的理想國度,更難以理解何以中華民族在歷史文化長河中,總是有一份責任感,鞭策國人超越了種族、民族、地域限制,來以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作為「共同信仰」,並非西方世界所抱持的「單一宗教」的信仰模式,為此,在中華民族、中國人當中,沒有「唯一的神」,但又非「無神」,反而可以是「滿天神佛」,歸納起來,又返回到「人」去,從「人」直觀「心」,以心作為感召自己,也感召世人的「唯一」的「神」,聆聽自己心聲、良知、良心顯現,指引「人」的生存發展,追逐的,是天下太平,一如西方宗教追求「天堂」,可是,天下太平是「人間天堂」,是人可以「實踐」、「驗證」的人間樂土,回應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是做「人」的工夫,是在人有生之年有「在地」的理想國度,毋需等到死後,才經過「最後審判」,看是要上天堂、下煉獄還是地獄。

  中華民族先輩智慧之發展、精神便在於令到人們「在地」生活,追求現世事工,而非遙不可及的身後「天堂」,這並非一種「功利」思維,恰恰,存乎一心下,人們啟迪人性真善美中,便排除了「個人」的自私自利行為。為此,「和」、「大同」,何曾以一己利害放於前頭?反而,是從自己著手,聯同他人共建,才會達至現世的「和」、「大同」。

  引伸開去,是每個人在自身位置上都有責任做好這個本分;再推演開去,知識愈廣、能力愈大,責任會愈大,尤以「讀書人」,較平民百姓有更大學識,便要有更大學養,此所以,傳統上,中國人說「士」,說「讀書人」,不是計算他學問學識有多高,而是,衡量他個人學養有多高的一份價值判斷,他能否造福個人以外也造福鄉梓、造福一方,以至造福國家、天下,締造祥和環境,開萬世太平?

  只有依循這套思想境界來判斷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便能掃除迷霧,以至排除了別人給我們判斷作出的「標準」,能夠理性思考,今天國人處於近現代以來最好的日子,算得上是太平盛世,是過去幾代國人畢生追求的理想願景,到底,我們應如何正視當下環境,來安身立命,繼往開來,肩負一己責任,開萬世太平?

  何況,當中所指的「萬世太平」,不是個人、地方的狹隘範圍,亦並非只看到中華民族的太平盛世,而是,有更高遠追求的意涵,就是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將個人福祉,層層外擴,推己及人,於是,個人、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世界,都應在共存、共建、共榮、共享中,體現「個體」和「整體」的共存,都可分享到發展紅利。

  能夠很好掌握這種人文關懷下的推己及人思維、權責,能夠「消化」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神價值「和」、「大同」,才能在當今中華民族走上民族復興之路的征程上,更好將這種共濟共贏的精神,在「全球化」中展現出來,推動世界各地認清中國、中華民族在追求自身生存發展的同時,依然秉持先輩對國家民族、對世界的一份「擔當」,堅持以人為本,追求己欲達而達人的責任,不懈努力實現「開萬世太平」的願景。

  固然,中華民族走過了一個個「截面」,一個個時代,不管是坎坷的,又或是太平盛世,無改中華兒女這份擔當、職志,尤以「士」、「讀書人」、「知識分子」自我要求具備學養的情操,在變幻世態中,以認清「動態」演變來實現各種平衡、協調,為的,就是匯聚個人力量,展現統合的能量,秉持「和」、「大同」,推進國家民族發展,也推進「全球化」下世界走向天下太平的共贏、共享。而這些,必需認清演變往復,來適應時勢,才能協調好共建共贏來共同分享紅利,開萬世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