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性 樂 仁

67

  西諺有云「條條大道通羅馬」,意即,達致目的地,有各種各樣路線,人們不應宥於思維的局限,目光的阻礙而自我「禁錮」於某一領域,反而自我制約發展空間。既然為走向目標可以有不同道路,那麼問題在於,首先,我們要走的目標是甚麼,可以走哪些道路?當中,便關乎思維的問題,只有將思維結合實況,結合自身能力、條件,加上遇到困難和挑戰時,能夠具備糾正能力,能夠具備自我革新能力,才足以成就發展,形成一個個階段成果,走向所要選取的目標。

  為此,不難看到,為實現達致目標,古今中外出現各種方法、制度、典章,尤以為完善國家、地方治理,實現人類終極關懷令到天下太平,世人福祉得以展現祥和安樂、社會經濟發展、民生水平提升,成就一代太平盛世,各個時代、各個地方,都爭取在所處的時代,從運行的制度、模式、典章中去蕪存菁,有些,是「固本培元」,革弊創新,始終不離根本;有些,是改轅易轍,以全新制度典章作為新世界、新征程。事實上,世界人類發展歷程,便出現過不同文明時代,不同的旺景盛世,延綿至今,不少是令人嚮往的人類終極關懷垂範,教人敬仰。

  如果說,追求人類幸福感、獲得感的太平盛世,是古今中外人們致力尋求的目標,但是,宥於人、地、時代的不同,各種主客觀條件的轉變,儘管在同一套制度且驗證成功的形態下,可是,時代轉換,便難以延續過去輝煌,為此,人們知道,必須與時俱進革故開新,才有變革的動力,在原有成功的基礎上,配合內外、主客觀環境變化而求變。

  可是,這是制度、模式、典章的革新,是自我革新能力的體現,而並非說要改變了所追求的目標。因而,也讓人看清,人類的終極追求,不是固守於某一制度、典章,達到了當時、當地的成功,便是畫上圓滿句號,不用再開新。相信,世界人類文明從古至今,中外的發展歷程,早已告訴人們,制度、典章需要與時俱進,才能確保人們感受到太平盛世,有幸福感和獲得感的終極關懷呈現人們面前,開一代盛世風氣。

  了解到當中關鍵,再看看條條大道通羅馬所展現出來的多元化尋求走向目標之途,乃至白貓黑貓,會捉老鼠就是好貓的說法,其實,莫不向人們訴說一個道理,怎樣選取工具、制度、典章來實現要走向的目標,是多元多樣的選擇,合不合用,能不能善用,只有按國家的條件、能力,以及能否駕馭它,達到所要求的成效而已。放諸中國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在信史中我們出現一個又一個朝代,每個朝代,都有它的特性、成功、失敗之處,也產生了不同的制度、典章,為當時國家富強、國人幸福確立了社會、國家應要依循的規範,從而延綿、薪火相傳,在廣闊的文化網絡中,匯流出來主流、分支,卻不失多元化和中華民族、中華文化特徵,才足以連結成今天國家民族的整體,以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作為凝聚力、向心力,不管經歷甚麼時期,不管以甚麼制度、典章「操作」,其實,這些制度、典章的革新、完善追求,不是終極,而是,要在制度、典章運作中,走向所追求的社會、經濟、民生目標,構建起來國人、世人福祉,延綿下去,成就一代太平盛世。

  今天,中華民族來到二十一世紀的資訊科技時代,回頭看,過去我們擁有一個又一個太平盛世,擁有一個又一個支撐太平盛世運行的制度典章垂範,但是,它們俱往矣,亦即,那個時代、朝代的制度典章不管在當時多成功,能夠建立太平盛世,可是,都不是今天時代所能「重用」,當中原因,是它們再不適用當下的世界、國家,這是適應性問題,國人再不能想當然以過去的制度典章用於今天。同樣,別人的制度典章,也不能百分百照搬過來,用於中國一個如斯龐大體量卻又差異巨大的國度,只有以中華民族「根」的延續,將制度典章開新,才能找到太平盛世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