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  應 樂 仁

356

  當人們能夠身心滿足,處於安頓狀態,便能夠平靜下來看清自身位置,得以協調、平衡。要達致這種境界,那麼,「和」、「大同」能推動人們在這種「空間」調整自己,在靜、定中看清世態,也看清自身位置,思考怎樣契合自己、抓住機遇開拓創新。這種生存發展進路,何嘗不是個人的、社會的、國家的,以至世界的願景,希望能有安身立命之所,延綿發展。

  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之所以說是「人」的工夫,正是因應人具有動物性以外的靈性,有情感,有滿足身心需要的索求,於是,在民族、文明、文化發展進程中,始終依據「人」來尋找發展生息所需,也在參透天地玄機中,安放好「人」的位置,契合天地大自然規律,助以「人」能夠取得在天地間的「平衡」,才能安頓好人心,將靈性規範於「度」中去,不過度需索,在調節好心理心態平衡、協調後,人便能夠有身心滿足感,有感恩之情,不會因苛索而過度發展,反而破壞了「天地人」的關係,致使「世界大亂」。

  顯然,這是一套內化工夫,是針對「人」具備靈性,也能夠「教化」而承先啟後推動一代代人生息發展的「人」、「人性」建設工程。在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中,相當強調這種人性的教化工作,儘管過去「教育」是很奢侈的事,可是,先輩啟發了人們智慧,薪火相傳以後,不因教育的奢侈而放棄對後世的教養,而且,這種教養不局限於「讀書識字」,當時因應社會經濟形態,在家教和鄰里、社會教育中,教育下一代的責任從不缺失,以家庭教育中,長輩擔當身教角色,鄰里的互相砥礪、守望相助推動友愛睦鄰,也是一種社會教化教育。

  至於將民間傳奇、各種風俗習慣透過民風民俗代代相傳,更具有重要教化作用。從中國民間傳統戲曲、故事所宣傳的忠孝仁義、儆惡懲奸,「大團圓結局」思維中,正正展現這份民族精神、「天地人」關係的民間、社會、家庭教化作用。

  倘從這些思路深入到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中,去理解何以我們先輩以承先啟後、薪火相傳來開拓發展,將「和」、「大同」精神很好代代相傳,便會理解,從民族核心中,具備了「善」、「美」樂觀性格,看待問題,總契合「天地人」關係層層發展,一旦不符合這套互存互濟關係,便會抗拒,格格不入;因而,民間傳奇、戲曲故事大多是「大團圓結局」,展現中華民族對「人」、對世界、對天地存有一份善美精神,總往好的、美的方向想,從而便能在「和」、「大同」的導引中,開出真善美結局。這跟西方巨著傾向「悲劇」的形式,可謂南轅北轍。當然,這也是世界多彩多姿一面,沒有「絕對」的「高下」、「好壞」之分,只是,身為中華兒女,在世界「一體化」中接觸到西學、西方文化藝術和思維,在追求精進時,不得不自我認清民族的本質個性,才能取別人之長,補一己不足,不失「根本」。

  其實,這也正是何以當年有知識分子提出「全盤西化」,直指「中國人劣根性」而希冀扭轉國家民族被欺凌的悲慘命運,反而在社會上這套思潮一開始便與整體社會格格不入。明白當中問題,明白國人在「根」上是從這裏開枝」而不是「另起爐灶」以期改革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根本來適應現代化、工業化進程,只掛上中華民族「招牌」變相「掛羊頭賣狗肉」,那麼,不難理解,經過四十一年改革開放促成的民族、文明、文化革新,開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農業社會基礎上實現工業化、現代化而終走上屬於中國人、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獨有的路,是哪裏來的動力!

  而事實證明,條條大道通羅馬,世界是多元化、多彩多姿格局的說法,在改革開放的上下求索中得以驗證。中華民族復興,走出了西方列強殖民主義、工業化「現代化」模式以外的進路,西方視為「中國模式」,中國人自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但,不管如何,回過頭來看,中華民族復興之路,所以說是「復興」,正是維護好傳統的「根」,在這走上開新,而不是「全盤世化」。

  亦即,外來事物需經「本土化」的驗證洗禮,適應中華大地,而國人的文明、文化,也要適應時代發展變易,才能更好將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自強不息,去蕪存菁引領向歷史時代新潮流、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