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和平 樂 仁

243

  只有和平,才能謀求長久的生存發展,為此,中華民族確是很能參透箇中玄機,因為,我們先輩以農謀生存發展,以農立國,就是建基於留守一方土地,安土重遷,在「天地人」中領悟了生生不息的轉化過程,才能最終維持平衡,體現「和」、「大同」、「不爭」,當人抓住了這些變化規律,在「和」、「大同」指引下,求同存異,化危為機,才會開出大家共同生存發展的動力、空間。

  事實證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延續,中華民族不是沒有戰火、爭鬥、內耗,但,以先輩、先賢教誨形成的精神價值,深深植入了人們的思維,世代相傳成為基因,體現出來的是「溫良恭儉讓」,就是建基於每個人的內在思維,化作外在行為,都彰顯了求同存異,降低戾氣,展現祥和。為此,在社會發展,國家發展進程中,不是「天堂」般的總是美好,也不是沒有戰火殺戮,以至人與人的爭鬥,但是,五千年時間、廣闊大地、人口眾多的現實大環境,戰爭、殺戮、爭鬥只是少數,大部分時間,總會回歸到正常狀態,展現和平發展,休養生息環境。

  為此,從另一側面看,設若提出來中華傳統中,歷史長河中不乏殺戮戰爭,來否定國人熱愛和平,只會是以偏概全;甚至,反過來力證,提出這些「殘酷」殺戮現實而否定對和平祥和不懈追求的民族性,這些觀點角度反證明了當事人不正是熱愛和平麼?否則又焉會非議「殺戮」,將之放於「和」、「大同」的對立面?由是可見,中華文明、文化精神價值展現的「和」、「大同」總是潛藏國人心底,在適當時機便會促使人們認清「不正常」情況,推動大家回到天下太平的追求上,一代代人不斷薪火相傳,以仁愛來駕馭戰火、軍事力量,局限它的「發展」。

  中華傳統文明、文化既然有著這種先天優勢,促使國人一代代追求和平,其實,也力證它可以同樣感染其他人、其他國家民族,不是只會局限於中華民族。於是,「和」、「大同」、天下太平總是能夠在世人遇上危難,遇上連天戰火下,思考怎樣擺脫這個困局,營建人們可以生存、持久發展的「世外桃源」。為此,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聯合國成立,就是在人們追求和平,以協商、共建發展未來的共識。當然,近四分之三個世紀的運作,聯合國的功能不斷彰顯,同時也難以避免有野心家、有霸權國家不遵循聯合國憲章和當中追求和平發展的行為,看看中東、中亞、非洲在幾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戰火不斷,生靈塗炭,教人扼腕浩嘆;可是,從維持和平部隊、世界衛生組織、教科文組織等的工作,其實,也體現對人、人性、和平發展的不懈努力,值得人們儆仰、依循,維護好這個全球「大家庭」發揮她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