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  思 樂 仁

260

  未來會是甚麼模樣,固然沒有人能說得清楚精準,因為,各種元素在興衰起落所激盪起來的變化,會是一種千變萬化的作用,猶如「萬花筒」般,只要輕輕轉動,反產生的變化,便難以是一種既定模式呈現,而且,在這種變化中,未來又可以分成漸變和劇變,也可以是對一個地方、一個區域,以至一整個世界而言都有不同的變化感受,甚至是不同個人、群體、地方的「消長」!

  由此可見,要抓準未來的「內涵」、「模樣」,只能是一種「大概」,是依照目前基礎、各方用力產生的交疊作用促成千變萬化的「面目」,也是不同的個人、地方所感受的「構建真實」而已。於是,當新世紀降臨,人們面對這個新景象所會促成的「新時代」,儘管知道它必然伴隨而至,卻又對「新時代」會產生迷思,從而在熟悉和陌生中,加添它的「神秘感」。當人們愈是困於這份神秘的迷思時,愈欠缺信心確定未來、新時代到底會是怎麼樣,從而愈容易掉入失卻方寸猶如「無舦船」團團轉,不知道自己的航向,更不知道這種困惑、迷思最終會引領大家走到甚麼境地。

  但是,如果說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在「全球化」、「網絡化」匯流結合成新時代,以至是以工業4.0作為標誌的新里程,那麼,人們是否可以更實實在在思考,其實今天大家不約而同踏上了新時代初階?不錯,當二十一世紀降臨,人們便在擺脫「千年蟲」以後,醒覺到資訊科技、互聯網時代這個工業3.0已經走到尾聲,新一波的「新時代」,便是工業4.0,可當人們仍未能有更清晰認知,只能算是二十一世紀開端的一種要變、待變環境,未來,當然仍是一種迷思。

  至今,二十一世紀走過了十九個年頭,亦即,世人正要告別五分之一個二十一世紀,迎上下個「十年」、「二十年」。不過,今天人們更具備清晰的思維,意識到世界要告別工業3.0,邁向工業4.0的新時代。為此,如果說,「全球化」、「新時代」的交疊和結合能夠引領世界走上新征程,那麼,便意味著,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一定變得差、變得衰落;而是,從另一角度看,走上工業4.0新時代,可以是世界、人類變得更美好的發展形勢。為此,歸根究柢,還是在於「人」的問題,在於個人、群體、地方、區域,以至整個世界怎樣看未來,甚至是以怎樣的思維主導人們走向未來確認它的「真面目」,而非考量陷於迷思、疑惑,以至自困於不能自拔的恐懼當中。

  試想,四十年前中國這個幅員廣闊、人口眾多、資源分布不均、生產力嚴重落後、現代化是遙遠理想的大國,是別人眼中一窮二白瀕臨崩潰的國家。可是,當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推動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放下階級鬥爭,從毫無認知要怎樣改革、怎樣開放,要達到怎樣目標,以至怎樣變的「迷思」中,憑國人同心協力,先行先試,在「試錯」中總是實事求是要有糾正、補償機制來查找改進、完善空間,「未來」,對於當時中國人而言,真可以說是沒有「形態」,也不知會是怎樣的境地。可是,國人實事求是的精神,「和」、「大同」促成的「王道」,部分人、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卻不離棄其他人而能共濟、並育、共建、共享,終於開闢出改革開放「道路」,也似乎看得到未來,而最重要的,是一步一腳印,知道「下一步」要怎樣走!

  就是這份毅力,是中華民族堅毅的生存意志,終於經過四十年努力,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成為現代化征程中的尖兵,也成為聯通世界的「大平台」,令到國家逐步靠近世界舞台中央,也促成國家處在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但是,這些都是一種奮鬥取得的成績,而更重要的還在於,中國人、中華民族更具自信打破「未來」、「新時代」的迷思,憑藉所取得的利好元素,與國際間的和平友好聯繫,在做好自己上,按照發展規劃、五年規劃等,謀劃好下一步,策劃好「全國一盤棋」要實踐的目標,來「創造未來」,迎上新時代。這才是擺脫迷思、自困的有效手段,在實事求是中,向國人、世人展示未來其實可以由「人」來謀劃、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