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 化 樂 仁

762

  當我們看清了在整體運行時,國人總是抱持協調、平衡的「介入」手段,避免在消長、轉化的演進過程中加大爭鬥、矛盾的殺傷、破壞力,從而更明確必須不記仇、不結仇,將一切禍害降至最低,那麼,人們的眼界便能提升了「層次」,看到更寬廣的領域,更深邃的整體狀況,為全世界、全人類開啟「和」、「大同」大環境,造福全世界。

  當然,古今中外,能具備這種思維、眼界的人猶如鳳毛麟角,但是,正正由於這些少數人將他們的視野告知世人、後世,將破解「矛盾」、「戰鬥」的預案、良方形成國家民族發展的良好經驗教訓,因而,在中華民族而言,我們秉持「和」、「大同」、天下太平以人文關懷、終極目標而生生不息發展,總會意識到不同歷史時空會有「太平盛世」,且口耳相傳,令到國人總是嚮往這些繁華興盛時代,因而莫不倣傚、追隨,為人們追求個人、整體生存發展指引了大方向。這些,也體現在新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時代發展命題,且能凝聚國人團結世人奮進,努力實現太平盛世。

  具備這些視野、能力,具備這些服務於整體、世人的自我要求,中華民族從來只有「做好自己」、「盡其在我」的一套自我鞭策,在己欲立後,以自身力量貢獻國家民族發展好人類命運共同體。今天,站在中華民族「兩個百年」重大發展機遇期,在新中國完成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而奮進新時代、新征程,其實,莫不一以貫之,貫穿了國家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長河,再向後世推進。

  其實,這也是一種「演化」、「消長」、「轉化」的現象和過程;一如過去太平盛世,到了清末遭受列強侵略,國家民族陷入「滅亡」險境,其實,何嘗不是在「盛衰」、「強弱」、「興亡」中此消彼長呈現出來的「瞬間」現象?正因國人深深認知「轉化」,化危為機,為此,提出來國家民族圖強,致力在各種預案中做好協調、平衡,將「弱」、「爭」的比重降低,將「和而不同」運用於對外交往,便是互相尊重彼此的存在,能夠有效激發國人潛藏基因,攜手共進展現「和」、「大同」的化育功效,終於改革開放經歷42年的演進發展,推動國家民族現代化,與時並進,成為邁向國際舞台中央生生不息動力。

  為此,只有看清「雙生」、「共存」,便能避免掉入「單一」、「零和」,這也是協調、平衡的手段,體現「和而不同」便能直指「和」、「大同」佔上較大比重,造福國人、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