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滿足 樂 仁

157

  人有情感,有靈性,為此,生存發展,與其他動物的最大分別,是不僅僅滿足果腹需要的生存下去,而是要身心同時感到滿足,才能有一份幸福感、安全感。

  此所以人是「萬物之靈」,尤以其中需同時體現在身心兩個層面的自我滿足,展現出來人的靈性,也構成人是群體而居,在與他人共處中,需要協同發展,漸漸形成「社會」,而人漸漸在成長、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社會化」的洗禮。

  這種人具備靈性的自我感覺、情感,在社會化過程中,當然要因應當地現實,納入秩序、規章制度的制約,體現群體的共存。但顯然,社會化是一個有地域、民族,以至社會基本形態展現出分野的「差異」,如,農業社會跟工業、商業社會的運行,所要求人們經過社會化的規範,便會是很不相同的學習和適應過程。而放諸中華民族,跟西方世界列強的重大差異,也必然在社會化上出現重大分歧和差距,展現出來世界原本多彩多姿面貌。為此,在社會化過程中,也會有個人的差異,此所以中國人智慧有「一樣米百樣人」的說法;再推展開去,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又焉能不會有「民族劣根性」、「國家短板」!能從這個角度推展看待中華民族被指的「劣根性」,以至因一個半世紀厄運,遭受列強欺凌和內憂外患,形成有國人產生了自卑,以為中華民族總是「輸」給西方列強而抬不起頭,其實,也應是在特定歷史時空下,人們在遇上內外環境差異和變化必會出現的一種情感、靈性展現,應注視卻不應大驚小怪。

  而中華民族是否真的因為「劣根性」、自卑而在與國際交往中,加上生產力跑輸西方列強才被她們欺凌?當中,其實也應看到各種因素疊加效應,並非必然是中華民族劣根性使然,否則,何以在五千多年歷史長河中,中華民族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領跑」世界?何以國家實施改革開放四十一年便令到國家民族「大翻身」,民族復興有望,再次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當然,這不能排除國家民族真的有一些劣根性,在「社會化」,在參與到國際大環境時有需要作出調整。

  可是,還是那句,只有認識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根本」,只有回到「初心」上檢視何以發展五千年以來會出現這種狀況,才能夠查找問題所在,究竟真是民族劣根性導致國人有一個未能契合國際化、社會化的短板,還是,只不過是民族文明、文化差異,是地域差異,是社會形態、經濟形態差異所致,其實可以通過教育、社會化來完善,不應將之視為劣根性便向中華民族、國家、國人「潑污水」?

  想想,中華民族以農立國,儘管改革開放四十一年國家已走上現代化、工業化之途,其實,也並非完全工商業社會,而是很大部分地區、人口仍處於鄉鎮、農村,他們有他們的社會形態、生活習慣,一旦他們到了現代化商業社會、大都會,其實可以說,是未經歷過大都會和工商業社會化過程,難免看在現代化大都會居民眼中,有一種格格不入的差異。可是,如果人們能抱持「和」、「大同」,理解這種差異,不簡單地指摘為「劣根性」將他們標籤,且能從社會化過程引導他們按照大都會秩序參與到社會運行,一切矛盾便能化解,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下,不是甚麼大不了的問題。

  看看一個很好的現象,就是自從國家在公共交通工具實施全面禁煙,國人在飛機上,在巴士上,在高鐵上都能遵從這些社會化規範。

  足見,正因國家地域大、人口多,且大都會、城鄉、村鎮等地域差異巨大,才令到生活習慣,以至不同民族的風俗、信仰都有「差異」,但,只有正視這些共存,我們便能看到多元化、多彩多姿的國家豐富內容,只有「社會化」過程在實踐中形成彼此相互尊重,愈多所謂的「民族劣根性」根本不值一哂!

  但是,在展現人的靈性上,卻又教大家看到中華民族善良和在「天地人」共存中,始終有很強的「人」的位置存在,令大家在靈性上有一份「著落感」、「存在感」,打破了各種「差異」,給國人一份上佳的身心滿足,覺得「人」得以安頓,處於安身立命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