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路 樂 仁

100

  儘管,每個地方面對世界發展,追求參與到其中,共同營造「全球化」發展合作,追求自身也可以革新、提振發展,會因而探求怎樣改革開放配合世界發展的洪流。可是,顯然這不等同需要無視自身的條件、資源和能力等制約因素,便一股腦毫不「過濾」別人的經驗教訓,以至對外地提供的改革方案「照單全收」,不問自己能否適應配合,以至能否具備化解一旦出現危機的能力,來以自己的力量、步伐,走上適合自己的道路。亦即,不管怎樣求變,但是,始終要走自己的路,而非別人的,才能確保自主、自立、自強。

  這套思維,也正是中國從改革開放中,經過實踐,從一開始便堅持自主、自立、自強走自己的路的宗旨,來應對開放,找出改革良方,再推進開放的一條自我提振道路,並不斷累積各種經驗教訓,而且,在改革開放、走自己路進程中,並非「以我為主」,而是,秉持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將參與「全球化」發展合作,也視為一種和平對外交往的規範,必須形成共建、共濟,攜手建設的自我要求,才能夠參照西方發達經濟體資本主義制度市場經濟法則,取其長處,補己不足並化作自己的方案,以中國思維、中國方案,成就自己,也成就他人,形成共建共贏、錯位發展的動力,有效推進「全球化」。

  由這種發展情況檢視,不難察覺,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不照搬別人方案、經驗,也不是「以我為主」我行我素,因而,在中國實踐改革開放以來,「全球化」的發展,正以中國改革開放釋放出來的活力,同步加速了「全球化」的進度,令到世界大環境也一起成長,發達經濟體可以轉移產業、人才,可以為本身的金融資本和技術尋找出路,加大了流動流通的管道,促成世界流通、互補,這在過去四十一年世界發展、「全球化」發展合作中,展現出來的是一片榮景,實際上,與中國改革開放有必然的「掛鈎」關係,才促成今天「全球化」依然是一片各地熱衷參與的熱土,一個追捧平台。

  當人們正視當中的因果關係,也必須看到,中國不是照搬西方發達經濟體的制度,也不是各種建議都毫不保留照單全收,尤其在金融資本這一領域,雖然要開放,才能引進來,將之投放於各種建設中去,但,又不是「大開中門」,不是只懂開放閘門而不懂「關掣」。

  相反,有節、有度引進來,也有節有度將之引進到產業、基建上,才能確保整個國家金融資本安全、穩健,真真正正將它的功能用於各種建設,而非炒買炒賣、囤積居奇,又或用來以錢炒錢,形成了「零和博弈」式的財富轉移,反而拉低了金融資本市場的自我抗禦能力和人們投資發展的抗風險能力,一旦資產泡沫爆破,便導致金融資產價值「大蒸發」,令到社會、地區、國家產生經濟危機,以至因為骨牌效應而相繼倒下,令到國家、私人資產總是給大鱷「剪羊毛」。

  儘管,四十一年改革開放歷程不總是一帆風順,不管是治理,又或經濟發展、產業發展上,總有起跌,總會衍生各種榮衰問題。可幸,從國家堅定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化作自主、自立、自強的改革開放走自己路要求,總能按中國思維、中國方案來化解中國問題,化危為機,且在「跌過」、「傷過」以後,仍能保持根基、底子,且看作成「轉變」的機會,以否極泰來思維,化作前行動力,甚至每次出現重大危機,總能跨過去,走上新的征程,再一次接上自己走過的路那條「軌跡」找到出路,奮力前行,又迎上新一輪發展上佳環境,創出好成績。

  這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一年來的軌跡,是自主、自立、自強走出來的成就,雖然這種走自己路的中國方案不一定為別人所認同,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中國能夠保持發展動力和生機的良方,多次金融經濟危機都未能將她「打倒」,反而成為世界經濟復甦「火車頭」,世界金融經濟危機中唯一的中流砥柱力挽狂瀾,令世界出現的「骨牌效應」能保持「最後碉堡」不應聲倒下,提供各地休養生息空間。

  這,就是中國走自己路,走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道路的最大貢獻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