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厚經驗 樂 仁

1668

  國家實施改革開放,追求四個現代化提振生產力,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實事求是探索精神,促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模式,且是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的以「和」、「大同」來看待國家「整體」與世界「整體」兩個「大格局」的共存、共濟、共建,形成了「全球化」長足發展的世代,從二十世紀七十、八十年代邁向二十一世紀,終於,在「全球化」壯大發展,發達與發展中國家地區互補合作中,推動各地實現經濟提升的「好景」。

  當然,這段時間,中國依循自身條件、所需來推動改革開放的探索,並非一如很多發展中國家地區和貧困地區般「大開中門」,又或以「休克療法」來實現發展目標,這才是中國這個體量龐大國家智慧之處,不僅克服了自身地大、人口多、資源分布不均的制約,以循序漸進、發展起來地區帶動落後地區同樣體現「共濟」、「大同」要義,才能以僅僅四十年換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國強、人民富足的榮光。

  這種探索發展,不急於求成且以「和」、「大同」的「整體」思維來面向國內外發展的模式,叫「改革開放」,卻非門戶大開毫無制約式「開放」,而重點還是放在「改革」上去。其實,所謂「開放」,是思維導引改革,而非一切制度措施的開放。且是有需要改革之處,便實事求是開放,始終保護好國家民族利益,無損獨立自強和平的基準來逐步開放,促成「整體」和「局部」都以勃勃生機構建自我革新的新征程,從而集合成為在這個龐大體量國家儘管有差異,卻並非不可踰越的「壁壘」,且是以真實需要來衡量地方與中央所需,協調好共濟關係,卻不失卻「大腦」指揮引領。

  如果能夠以這種探索模式看清國家四十年改革開放歷程,當中其實可以提供國人、世界很豐富的訊息,面對「全球化」應如何發展,求生、圖強,不能照搬別人的方式套用於自己身上,否則,只會錯誤「用藥」害苦自己。

  看看,其實四十年來在「全球化」中,不乏發展中國家地區追求開放革新,希望發展好經濟改善民生的一個又一個版本;可是,何以不少地方竟然「翻艇」,不是掉入債務危機,就是貨幣「大插水」貶值至民不聊生,又或多番遇上金融風暴被「剪羊毛」,更糟糕的是「蘇東波」事件,蘇聯解體、東歐分裂⋯⋯令到人們疑惑,「全球化」不是要營建起來經濟活躍氛圍,加強流動流通,體現共建共濟促成大家分享成果的嗎?卻何以竟會變得一如「殖民主義」時代的「掠奪」?

  不深入剖析「開放」,不好好看清「全球化」形成互相關係密切互動緊密的彼此需要「真實版本」,那麼,可以說,「全球化」未來路向如何改革,各地如何開放迎上「全球化」新世紀新征程,只能老是掉入過去的「陷阱」,難以汲取教訓改過、糾正錯失,找不到世界現象的根源來對症下藥,從而老是掉入惡性循環,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機、剪羊毛、債務陷阱,致使發展中國家地區老是被發達經濟體牽著鼻子走,又從何體現「全球化」下各地是獨立自主一員締造「整體」合作大平台的互相依存關係?

  為此,中國改革開放歷經四十年形成的自我發展模式,也帶動起來其他地方真正共建、共濟、共享,與其說是「中國模式」,倒不如再深層次看當中「和」、「大同」所起到的指引作用,體現民族性、民族精神價值始終是以「和為貴」的共榮來開拓和平對外交往,不獨是面對發達國家,而且,對「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地區,也能做到「兄弟手足」是同屬世界這個「整體」的各個不同部分,有需要共存、互動、共濟,才能產生合力推動大家朝向合作目標邁進。這才值得世人檢視,「全球化」的彼此需要「真實版」,是能夠按各自合作雙方共商共建,也不能「一本通書」照搬到其他合作雙方以期複製。因為,正是由於在各自條件、能力、資源、承受力都大不同時,任何合作雙方不按照這些差異做好合作規劃,照搬別人的,顯然是對自己「下毒」!

  所以,當國家探索到改革開放的各種經驗,以自身龐大體量、國家之中千差萬別環境都能具備地方的「適應性」突破制約找到生存發展空間,其實這份豐厚經驗,可供世界各地借鏡,看看有哪些相近似而能取長補短,當中的改革和開放,不是照搬「中國模式」,而是從多元「真實版本」的「大數據」中,找一個最合適自己的來探索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