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小慎微 樂 仁

1316

  「全球化」治理其中一個需要正視的議題,顯然就是怎樣應對金融危機。當金融資本在「全球化」高速流動流通下,催谷起資產價格、貨幣升值形成資產泡沫,卻給人們一種「好景」表象的時候,人們必須弄清楚,這種興旺、好景,是一個地方生產力提升、產業多元化發展、提升了服務等等,令到實體經濟有實質生產性增長,帶動人們受惠、財富提升,抑或,只不過是金融資本操作下一種買空賣空、財富轉移現象,甚至在吹大了資產泡沫的同時,還會令到產業脫實向虛、產業空洞化,掏空了一個經濟體的實體經濟,成為「虛擬」景象,一旦泡沫爆破,便會被金融大鱷、「強勢」經濟體「剪羊毛」,收割豐厚利潤,留下一個爛攤子給發展中國家、貧困地區,掉入「債務陷阱」?

  這些金融資本操作、主宰他人經濟命脈的發展模式,在「全球化」大環境下,是很容易教人迷惑而失卻理性的「璀璨」現象。

  當然,一切都關乎金融資本是投放於實體經濟、產業提升上去,具備創造性生產的良性發展,又或,人們必須認清,只是金融資本以錢炒錢的財富轉移、買空賣空行為,甚至是透過財閥、金融大鱷發放的「金融產品」,以「高回報」吸引一眾小投資者瞓身」其中,以為可以在短時間內將資產投放當中便獲得高回報,賺個盤滿砵滿?環顧過去世界經濟、金融危機,股市「爆煲」大跌下形成的資產泡沫爆破慘痛教訓,莫不在於透過金融資本炒作,以期「搵快錢」反令到人們「損手爛腳」!這,也正如廣東人俗語「冇咁大隻哈乸隨街跳」,因此,升斗市民、地方、國家面對金融資本高速流動流通,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

  由此,也可以見證國家正正以這種謹小慎微的態度來推動改革開放,尤其在開放金融資本市場方面,其實是透過地方來「檢驗」當中的應對力、承受力,汲取經驗教訓,才會開拓市場發展。而且,國家在主導金融資本湧入形成流動流通的發展機制上,早已制訂了政策方針,就是必須提防以錢炒錢、產業脫實向虛和產業空洞化;更要有防範措施,避免金融資本流向買空賣空、吹大資產價格形成泡沫的發展模式。一如,國家領導人面對房地產市場這個既是實體經濟,也可以是資產價格「虛擬」、泡沫化的「市場」是相當謹慎,一方面確保房地產市場供應,令到國人安得廣廈千萬間;與此同時,在歷來各地方政府出現樓市泡沫、「爛尾樓」等情況,又小心謹慎應對,甚至國家領導人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政策定位,足見,面對金融資本的流動流通,國家是趨利避害,力求降低風險危機。

  看到這些政策定調,人們便可以知悉,何以在國際上因應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機,到二○○八引爆國際金融海嘯,全球一片愁雲慘霧,不少發達、發展中經濟體面臨政府財困「倒閉」危機,國民生活更苦不堪言,有財力、「強勢」的經濟體可以大印銀紙,採用「量化鬆寬」政策以「飲鴆止渴」來自救;而信貸評級低下的經濟體,只有「借貸」,被逼以緊縮政策具還債力才能「獲救」取得貸款以期「止血」,再圖後計。但,中國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所受的是較小直接影響,大多是間接衝擊,當推出四萬億人民幣朝向內需,推動基建、農村發展來穩定整體經濟後,連續呈現經濟回落下保持中高速增長,且屢屢被外界指會「經濟硬著陸」而依然以增長率處於6%水平的發展速度,避過國際金融海嘯的「創傷」!這種免於遭受「洗劫」的「韌性」,完全在於國家堅持用好金融資本流動流通的政策定力,避免金融資本被人「操控」會容易掉入「債務陷阱」的風險。當用好、用足金融資本的「正能量」投放於產業發展、生產力提振,便能突破風險危機,且推動工業化體系壯大,更具備國際競爭力、實力應對「全球化」的變遷,穩步推進新時代改革開放,建設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