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 控 樂 仁

646

  打開國門,開放市場,除了實事求是、摸著石頭過河的實幹,還有就是謀定而後動。這種謹慎、檢驗長短處和自身能力條件,契合所要走的道路,所要達致的階段目標和總目標,攤開來,就是藍圖、路線圖和時間表,要小心翼翼設計設定,才會有所謂的「謀定」,是作好了充分籌謀部署,以至連會在哪兒可能「出錯」,有否備用方案都周詳計劃,才舉步前行,正是謀定而後動的指導思維,亦即,不急於好大喜功,不是爭取「燒煙花」式眼前一亮的成績,而是可持續發展的長遠計。

  正因為改革開放一推出來的宗旨便是為國家民族、子孫後代謀福祉的長遠策略,是功在千秋的民族自主、自立、自強發展征程,才會如此謹慎,將廣東省這個排頭兵確立她的定位,將廣東省主政官員調研獻策再三檢視,才「打開國門」,才啟動開放,但,並非「大開中門」!於是,經濟特區成為「排頭兵」的「試驗田」,也是國家的「試驗田」,到後來,任何「開放」、「改革」體現到國家既有區域,又是「一體」的整體部署,任何計劃政策,莫不在「先行先試」中讓檢驗過程可以試錯來汲取經驗教訓,實現突破短板的革新,成就改革開放國策經過各種風風雨雨;以至國際金融海嘯、經濟危機,可是,中國這艘偌大航船,始終乘風破浪,來到新世界、新時代,航向新征程。

  這是中國打開國門所採用的自身方法,不同於西方世界,也不同於一些發展中國家和聯合體;當她們以「大開中門」來擁抱世界,以「休克療法」企圖治療經濟沉痾,中國依然具備自信,以自主、自立、自強姿態在國際新一輪發展、「全球化」中獨立獨行,按自身條件、自身能力,目標,走自己設定要走的路,以實幹來抗禦外地一片興旺的所謂「開放大潮」。事實證明,改革開放以摸著石頭過河、不冒進,慎防金融資本「強勢」湧入,慎防金融資本在國家「弱勢」市場興風作浪,做好自保的各種調控機制,才是具備自保力量的手段,足以體現自立、自主、自強,免於遭人掠奪和「剪羊毛」。

  四十一年改革開放歷程,儘管國家走過了經濟過熱、資本、資源炒作等各個時期,也跨過了經濟一度大幅通貨膨脹損害民生的危機,甚至出台各種「辣招」來完善市場機制,如當年宏觀調控,令到不少地方「抽水」以至「乾塘」,地方出現或這或那經濟疲乏和經濟泡沫爆破危機,但是,從整體上而言,這些「錯」、「危機」是地方上個別狀況,是可以糾正來不斷完善,以至根本上對整體國家而言,降低了「骨牌效應」的倒下危機,且能夠令到國家始終保持元氣,在自保中能夠固本培元,迅速回復生機活力,又反過來令到地方復元,謀求出路從試錯經驗解困。

  四十一年來,改革開放打開了國門,引進來走出去,各種風浪、好景交替,風雨兼程,引領國家和國人累積了可持續發展的各種經驗,也在試錯中「翻身」增強了抗逆力,增強了國家整體的體魄,在自保中,才能確立自主、自立、自強宗旨,不被他人「剪羊毛」,也不「掠奪」他人而自肥。

  而是,在沿途風雨、陽光中,做好了自己設定的藍圖、路線圖和時間表,按部就班逐一實現,且是在有序、有節、有度中,做好各種市場規範和管控措施,做好各種「防火牆」來免於出錯便產生骨牌效應致整體倒下,這一切一切,不獨提供國家很好的應對應變方案,還提供世界各地堪供借鏡的「中國思維」、「中國方案」,讓各地可以按自身環境、條件、能力來設計屬於自己的可持續發展進程,甚至在「一帶一路」、亞投行的運作中,做好了金融資本投放的方法,不以「掠奪」、「剪羊毛」為目的,而是共商共建共贏共享,打通了各地的「大動脈」,在互聯互通的「打開國門」開放中,又設有「防火牆」以便各地有調控、自保能力,讓各地看清「全球化」治理,正有序鋪開,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打好根基。樂 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