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中國問題 樂 仁

88

  新中國成立以後,很明確走自己的路,為此,確立了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政策,及至實行改革開放,逐步參與「全球化」合作,從世界上結交合作夥伴,也一貫堅持結伴不結盟的獨立自主和平外交宏旨,一路下來,可以借鑑別人所長,卻不照搬;可以拼棄一己不足,但不「大開中門」。這種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堅持,終於促成中國經歷四十一年改革開放以後,向世人呈現,具備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是行得通的探索,是可以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與西方發達經濟體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比肩的另一條道路。

  認清中國憑自身實力、努力,憑好學不倦精神借鑑別人所長來改革自己,甚至在過程中總是出現或這或那的危機挑戰,有地方的問題,也有中央的問題難題,看在外人眼中,他們不懂分辨,便一股腦兒說是「中國問題」,這,當然不可以說是「錯」,但是,只有中國人、地方政府、 中央政府、國家領導人明白,「中國問題」是個「整體」觀念,其實也可以細分為「整體」、「局部」,亦即是中央、地方的分野,來讓問題更容易「對焦」,提供大家更具針對性的破解問題方法,以「中國思維」、「中國方案」來應對「中國問題」,才能夠有效地對症下藥,水到渠成。

  這正正是中華民族傳統精神價值「和」、「大同」思維引伸的「整體」和「局部」共存共濟關係,衍生出來,是整個國家是個偌大環境,從統一治理、中央政府「集權」中,可以「分權」地方政府管治,再下放權力到市、鄉、村,形成層層的「局部」關係,卻有機「統一」起來,聯結成一個「整體」。當看清問題在哪一層級,又或是地方與中央有互動關係衍生問題,便出台政策措施予以化解。當年的宏觀調控,可以說是地方的「局部」出了問題,也必然在金融資本流動流通中會牽引到「中央」的「整體」,形成骨牌效應。於是,中央推出宏觀調控政策措施,防範地方「三角債」等出現債務危機和金融資本危機,這種「治理」方法,正正體現中國思維、中國方案化解中國問題,中國能獨立、自主走自己的路,不同於西方發達經濟體的操作。事實證明,當年宏觀調控,有效壓抑了金融資本危機衍生骨牌效應,免於從地方到中央陷入經濟和債務危機而應聲倒下。

  回看改革開放四十一年以來國家走自己路,確立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政策,在引進來、走出去的「開放」和「改革」過程中,始終不渝要確保能夠自主,才能自立,繼而自強。為此,可見國家實施改革開放,不照搬西方專家學者倡議的金融資本市場全面開放、「休克療法」,甚至,在引進技術、產業、人才等措施上,都照顧到各地方「體量」、「能力」、「質素」的巨大差距,於是,必須逐步開放,建設好「防火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讓先進、有能力地區幫扶後進地區,從而,建設好各種「試驗田」來檢視開放、改革的各種措施是否行得通,具備試錯能力,具備自我糾正能力,一路走下來,四十一年間,經歷中央與地方、整體與局部各種風風雨雨,今天,向世人展示,一個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中國發展現實呈現大家面前,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制度以外,由中國人自主自立自強探索出來的另一條可持續發展,具備無窮生機活力的道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正為世界多邊合作、「全球化」合作和治理,提供人們多一種可能的選項、借鑑、方法,契合世界原本就多姿多彩,不局限一格的發展狀態。

  而且,中國走自己的路,用中國思維出台中國方案解決中國問題能夠為國家自強、發展提供生生不息活力的同時,國家也希冀己欲達而達人,提供世界另一種可以借鑑的經驗和選項,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攜手發展中國家、第三世界共同按自主、自立、 自強的宏旨,依循自己條件和能力找到各自希望達成的發展目標,來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