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 律 樂 仁

549

  「天地」本身而言,沒有「規律」來造就、約束自己必須按這套「法則」運行;可是,當人感悟、參透了「天地」、在「天地人」關係中梳理出「天地」有一套按照「人」理解而運行的法則、規律,那麼,從此「天地」在「人」的思維中便不一樣,從而開啟了「人」對「天地」的思考,反映於「人」來不斷沉澱出「天地人」規律、法則,尤其將這些思想要領放到「人」的世界、社會的時候,人類世界從此突破了原有的「動物性」,人變成具有「靈性」的「萬物之靈」,人類社會活動的各種法則、規律從而跟隨時代現實發展需要而轉變,但是,「天地」化育「人」、萬物的「本質」依然不變,生生不息。

  從這套思維來觀照中華民族「仰天」、「在地」的發展歷程,始終保持從「原始」感悟開端,以及從而不斷發展演進的過程,對「天地人」關係,對「人」的世界、社會運行,中華民族總保持著純純的「初心」,以簡單的意義,將這種「天地人」、「人」、「萬物」生存的「規律」,保存於「共濟」、「和」、「大同」,以「太極」來作為「源頭」看待「天地」,從而演化、化育出「人」的「社會現象」,供大家遵循。

  規律、化育功能,是站在「人」、「在地」來仰望天空「天地」的思維感悟,為此,「人」在地仰望星空的深邃,會有高不可攀的感嘆,卻又生起了與之看齊的希望,雖不能達,卻心嚮往焉與之並齊,因而,將「規律」、「法則」套用於人類世界社會,形成了「道德」層次的規範,為此,儒、釋、道,西方的天主教、伊斯蘭教,以至各種宗教、哲學思想,便從而在「天地」與「人」之中不斷將所感悟的思維形成一套套「規律」、「法則」,到後來,構建成社會運行的俗成、法律,適應「人」在世界、社會中生存發展演變,且與時俱進,日益複雜。

  可是,萬變不離其宗,當大家溯源、上推,又會不知不覺從「人」通向「天地」,從「天地人」關係中,回到了「和」、「大同」,以至天下太平作為人類福祉的最高準則,甚至可以說,俗成、法律莫不要達致人類社會運行規律必須以此為「目標」,才是「終極」追求,不會偏廢。

  當然,不同地方、民族、國家,不同哲思、宗教對於怎樣從「在地」、現實的人類社會發展運行規律中,走向看齊「天地」、「星空」的「和」、「大同」,會衍生千差萬別的進路,此所以說「條條大道通羅馬」,又或「殊途同歸」,教人們其實「在地」的時候,總會因「天時、地利、人和」的各種要素轉變而產生不一樣的變化結果,便不能一成不變以唯一一套方法、預案應對發展變化、突變。可是,在變與不變中怎樣調和、平衡,又總要求人們具備靈活性來趨利避害,取得人類福祉最大化。

  既然這是「人」在地、在世界社會的「範疇」來契合「天地」法則,那麼,「人」的力量,必然要求以「集體」意志、凝心聚力來體現,才能具備「能量」走向「和」、「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