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危機 樂 仁

283

  當然,旅遊業作為「無煙工業」,推動全球人流、資金流流動,產生了相互促進消費的共贏效應,值得肯定。而且,作為新產業,以服務提供換取地區就業收益和個人發展、報酬,旅遊業也能帶動地區風光、歷史文化、娛樂、購物等吸引世界各地人流來到消費,推動市場發展,是二戰結束以來方興未艾的產業。與此同時,也帶動交通運輸、酒店、餐飲乃至交通工具產業的發展,因此,旅遊業成為國際化、全球化「自由流動」的消費、產業,仍然是各國爭相發展開拓,希望吸引旅客到來的重要經濟支柱。

  可是,如果將這種「正常作用」「看歪」了,也可以教人看到,旅遊業會產生「資本」、「消費」強弱之勢的「對立」,強經濟體的人們向弱經濟體地區旅遊、流動佔上旅遊服務業客群主流,甚至一些人會衍生負面的「情緒」,以為在「消費」中享受到優質服務,當上了「大爺」,竟產生消費落差而形成過度的「優越感」。

  為此,正視旅遊業的重要性,一如要正視「全球化」、「自由經濟」、「自由貿易」,要建基於互相尊重、平等、互利、共建共贏共享的基礎上,而並非以強凌弱,以勢壓人,否則,只會形成「霸權思維」,甚至走上極端。

  環顧當今西方發達經濟體,又或是以美西方發達國家主導下的「全球化」、「自由經濟」、「自由貿易」,乃至旅遊業,可說是在正常發展以外,衍生出來「霸權」的操作,以為憑藉投資、消費,可以操弄他人生死存亡,乃至將這些投資、消費建基於意識形態、地緣政治上去,任意打壓對手,任意操弄發展中國家地區來將之納入「受控」範圍,否則便加以「制裁」。

  如果說,這些霸權行徑是自從「冷戰」結束以後,美國一枝獨秀而在資本強勢「輸出」形成的操作,乃至將實業脫實變虛,高度發展金融資本而將勞動力密集型生產產業實業放到海外的發展中國家,這種轉變在經歷了多次金融資本操作,「華爾街」變成呼風喚雨資本、投資成為自肥、獨肥工具,那麼,不難看到多次區域、全球金融風暴爆發,可是美國依然將金融資本作為操弄、「剪羊毛」的工具,令到發展中國家經歷金融危機、通脹危機,資產資源一次次被掠奪洗劫,那麼,今天的全球化危機放在經濟自由化上,又會如何令到世界大變局對全球產生致命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