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革新能力 樂 仁

94

  中國人「基因」中,其實早已存在「多元化」的元素,否則,怎會具備「和」、「大同」的民族精神,來應對人與人、人與自然的變化、發展,且形成對不同事物、主義、制度莫不容易有一種並行不悖思維,形成共存、共濟、共榮的社會環境,提供大家放下分歧、內耗,休養生息,從「心」出發來感受人類發展經濟目標,不是定於某一時代、制度、主義,而是具超越思維,往「終極關懷」進發。

  為此,儘管中國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卻不排斥資本主義,即,這是每個國家自身的選項;而放在中國而言,社會主義制度的建設,也並非鐵板一塊,它依循中國國情、現實、能力、條件等諸多主客觀因素來調節,來適應時代發展所需,才會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以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由此可見,當中,國家領導人的思維是如何開放、包容,怎樣從調研中掌握好國家、地區和國際情況,將國家制度結合現實,來謀劃短中長期發展進路,描繪藍圖、訂定時間表、路線圖。而且,當中總會遇上國家內部各種差異、國際環境更是有重大差異狀況出現,必須以開放胸懷來駕馭各種發展變化,才足以形成每個「五年規劃」,以至設定如二○二○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等階段和遠期目標。不急進、不貪功,更不會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而是,實事求是,殫精竭慮,以實幹來引領國家民族發展方向,才足以在短短四十一年時間,令到中國如斯一個偌大土地、資源分布不均、差異巨大國家,從一窮二白形成大翻身,今天,國家在「四個現代化」引領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穩步前行,落實民生建設,讓國人有獲得感幸福感。

  正因為中華民族不宥於各種條條框框的制約,為此,上下五千年各種制度,有成功、有失敗,可是,重要的是,不管成敗,國人、主政者都不敢懈怠,莫不從處身環境謀求革新開放,契合儒家思想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以期作出制度優化的演進,為的,仍是在「和」、「大同」中要有與時並進的精神和實質行動,才能應對變化和挑戰,不會將制度「定型」。

  於是,中華民族在「和」、「大同」精神感召下,其實,對主政者的要求,除選賢與能外,更重視有否自我革新能力,促使民族溫良恭儉讓的優良元素,不會因各種制度的框框限制而難以體現、發揮。

  設若能從五千年文化、時代發展進程整體檢視中華民族的自我革新,每個重要時代,有它的制度、典章,為的,就是要達致適應性;而過去成功的制度、典章,當時代改變,當新的世代來臨,當經濟、社會、科學技術轉變,不管昔日制度多成功、多值得人們稱頌,但,轉變是必然的,更惟有在「和」、「大同」中,以實現國人、世人福祉來轉變,才是終極關懷的追求。於是,需要時,制度、典章便自我革新而轉變,迎上新時代。

  可是,值得注視的是,不管怎樣轉變、革故開新,中華民族與時俱進,都必然是在同一個根、同一主幹上開出新枝,亦即,接納新事物,不改根本,來顯示枝繁葉茂的壯大發展,並非在「求變」中斬除了根本另植新株,在看待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上,可以讓人們有更深刻體會,何以新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套制度,可以說與資本主義制度並行不悖,並不是對立的零和博弈。

  而且,國家領導人指引下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說穿了,還是為了適應世界經濟「全球化」、「一體化」新時代,以「和」、「大同」要求國家在運行中,必須保持自我革新能力,按國情、能力、條件革故開新,為國人謀福祉,也己欲達而達人,攜手世人共建人類命運共體。這種實幹精神,才是何以「一帶一路」能感動其他國家紛紛參與其中的重大吸引力。一如中國人傳統智慧所言,「得道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