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跨越 樂 仁

239

  如果將一切呈現出來的現象都認為是必然,放諸四海皆準,那麼,便會局限了人們的思維眼界,看不到當中關鍵如何發揮作用力。儘管,有所謂「凡存在皆合理」,惟是,這只是建基於一時一地一個特定人事呈現出來的「結果」,有它的因緣果脈絡而形成「合理」的說法,不過,設若將某人某國的生存發展「成功」現象,看成放諸各地同樣會得出「唯一結果」,那只會是一種誤解、偏見。此所以,何以在四大文明古國的發展歷程中,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便是唯一上下五千年貫穿歷史時代,走到今天依然生機勃勃,朝民族復興、新時代、現代化推進?

  當中,其實離不開我們國家民族能自我調整、革新來適應時代發展的轉變,而且,在這些調整、革新中,不會丟失本源,又不會排拒外來新事物環境而閉關自守。也許,清末以降的國家民族積弱,正正掉入閉關自守,未能與時俱進適應時代發展、工業革命、現代化,才會被列強欺凌;可是,當國人意識到走上歪路,當認清缺失以後,仁人志士無不以「國家與亡,匹夫有責」的自我鞭策,走上國家民族救亡圖強之途。

  何以中國改革開放40年歷程,能在這個短短時段,便「完成」了西方世界、列強以兩個世紀才走過的「四次工業革命」、現代化道路?設若只看到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便誤以為可以照搬、照抄當中的「方案」,會是一種誤判。甚至可以說,不少發展中國家、落後地區,正是誤以為「開放」便能振興,才掉入了別人陷阱,「休克療法」、「顏色革命」過後,國家民族被「掏空」了,反而陷於內亂,又或經濟一蹶不振,以至欠下鉅債,難以翻身。

  正因中華民族秉持本源,又能兼容並蓄,甚麼不變,哪些要變,都從民族、文明文化精神「和」、「大同」中一一梳理,再放於求變征途上去,才能具備無比定力,將並存共濟的各種對應、矛盾化解,成為推動前行動力,終於產生了「中國速度」!

  40年,能夠以「快步走」邁向「四個現代化」,連續實現四次工業革命的飛躍,甚至給世界稱為「中國速度」,可見,這不是將中國改革開放照搬到其他國家地方便能成事。因為,中華民族具備的自我革新、自我跨越「基因」,是其他國家民族、人群所欠缺的元素。而刻苦耐勞、逆境自強,更是不少國家民族難望項背的民族特性,才會令國家在積貧積弱下,依然具備志向「翻身」,適應時代發展自我跨越,給人一種「快步走」振興事實,總是追趕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