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保實力 樂 仁

262

  從古代借鑑、學習別人的文化、文明、豐富一己文化、文明內容;到今天學習、借鑑別人的制度、生產力和技術,走向創新之途,在過去世界三次工業革命都落伍於別人的狀況下,今天,中華民族在學習他人、取長補短中,已經扭轉了過去不少弱勢,不獨生產力提振,也並非僅僅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是,這條「睡醒」的巨龍,有能力在國際合作,也在國際競爭中保護好自己,否則,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世界工廠」這些繁榮、富裕,更難以在世界競爭中站穩根基,甚至一如一個半世紀以前般,只能被人瓜分、吞噬。

  所以說,四十一年改革開放,令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是世界上罕見的一段短時間內有如斯一個國家能呈現這種整體發展壯大,能夠具備實力、競爭力和抗逆力應對內外挑戰,最終是必須有自保力量,將所取得的成果惠澤國人、世界,又不會被就別人欺凌、掠奪,重蹈晚清覆轍。

  觀乎世界上不少新興國家、地區,何嘗不是在發展中取得亮麗成績,在世界富裕榜上佔上一席位 但是,當她們欠缺實力自保,欠缺競爭力、叫價力和抗逆力,最終,辛苦經營出來的財富,只會變成別人俎上肉罷了。伊拉克、阿根廷、委內瑞拉、印尼,以及日本,何曾沒有呈現富裕時代,可惜,就是欠缺了自保能力,於是,便在別人的西方世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和政治手段等「夾擊」下,從國富走向衰弱,從世界上富裕地方,反而每每被別人牽著鼻子走,至今,總是難以翻身。

  看到這些血淚慘象,中國人很有同感,正因一個半世紀以來列強侵華,我們正正被外侮打壓得割地賠款,國家幾近淪亡。當然,今天世界上呈現出來的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和自由市場經濟,不會出現一個半世紀前的「殖民主義」式掠奪;可是,內裏的形態,以及另一種形式,尤以金融資本操作和軍事力量的干擾,以制度意識形態作「唯一標尺」的「敵我」爭鬥,結合起來,是今天世界「霸權」的縮影,亦可以說,是自「殖民主義」蛻變而成「現代化」產物,人們不能僅看到「外表」亮麗疏於防範。

  為此,當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是以一貫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政策的宏旨來操作,亦即,改革開放中的對外開放,是獨立自主,且是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經濟等的長處來革新社會主義制度;至於內藏的「殖民主義」、金融資本掠奪式發展,國家領導人始終清晰判斷,將之拒諸門外。因此,只有走獨立自主道路,才能自強,才能有實力透過工業化、工業革命提振生產力的同時,實現「四個現代化」來增強自保力量,在「富起來」後,可以抗衡別有用心來者的打壓、掠奪,免於再度成為西方列強的「肥肉」 這就是國家改革開放取得成就以外,更值得國人正視一環。

  而取長補短,也正正是汲取別人發展、經營、制度的優勢,排除了那些「以我為主」、「掠奪性」、「黨同伐異」的結夥操控、打壓弱者行為。於是,四十一年改革開放逐步壯大了中華民族的實力,令到這條「沉睡巨龍」甦醒過來以後,還是以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精神「和」、「大同」來引導國家民族獨立自主自強,也達己達人助力他人發展,卻是同行而不結盟。「一帶一路」倡議,形成國家戰略,以至在發展創新中願意攜手其他國家共同奮進,莫不呈現一貫的大國風範,和平自主對外交往,採用同一標尺來與其他國家共存、共建、共榮。

  當然,要達致這種自主自強,便要具備實力,應對內外環境變化和挑戰,尤以在國際競爭與合作互存下,當他人有感「芝士被偷了」的時候,很容易便將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經濟中那一套劣根性展現出來,呈現「強」和「霸」行徑,反直指中國「逢強必霸」,一次又一次採用「制裁」手段以圖視中國為俎上肉。可是,發展經驗呈現的,是四十一年來,中國歷經多次這些「制裁」危機反而多難興邦,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