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自立 樂 仁

95

  中國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獨是外交關係、事務範疇,亦在國際經貿、文化……參與「全球化」合作發展,都遵循這條規律主軸展現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發展征程,走過了七十年光景,今天依然以此為指引,邁向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新征程。這種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意志,顯然是經得起時代更替的考驗,也印證了中華文化傳統價值核心精神「和」、「大同」,在求同存異中總是尊重共處、共存各方自身的價值取向,不以自身「強」、「弱」之勢而有所偏頗採取雙重標準。

  為此,儘管當年國家領導人採取了改革開放國策,來將國家的發展形勢從政治層面的階級鬥爭,轉為主要以經濟層面發展經濟,推進四個現代化建設來自強,可是依然以獨立自主和平作為推手,為此,不照搬西方發達經濟體的經濟、政治制度,而是借鑑她們的長處,從資本主義制度那一套的成功、失敗經驗中移植到社會主義制度,尤其是當年的「鳥籠經濟」計劃經濟制度中,藉別人所長,改革自身短板,而且是以「中國思維」思考、檢視問題,以自身條件、能力、民族個性來研擬出台方案、政策措施,展現出來的,是「中國思維」營造起來「中國方案」,完完全全是為中國這個體量龐大、地域上差異巨大的自身發展出台「度身訂造」政策措施,從開放中推動改革,從改革中實現更大、更全面的開放,一路下來,至今四十一年,終於確立自身制度自信,昂首邁步走向新時代。

  四十一年間,秉持一貫獨立自主和平戰略,在引進來、走出去中,始終不渝,才能成就中國在改革開放中,儘管在不同時期必然有起跌、有興衰,也必然有或這或那問題,官倒、經濟過熱、通貨膨脹加劇、炒買炒賣、以錢炒錢,以至貪污腐敗問題,惟是,在國家堅持自主、自立、自強的發展政策推動下,總能夠抓住問題核心,以中國思維出台中國方案,化危為機,且每次跨過危機以後,便迎來全新發展階段。而且,不獨是對內如此,國際交往,參與「全球化」發展合作,仍然以自主、自立、自強來走自己的路,按自身步伐幅度,不急於求成,不爭取短時間內提振的榮景,只求走穩、前行。

  從改革開放中國走自己路,以中國方案革新、開放,實現四個現代化,引入金融資本、產業、技術、人才……莫不是自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的體現。正因如此,才能真真正正按中國的問題,找到解決中國問題的中國方案。期間,環顧「全球化」合作發展的世界各地經濟體,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地區,竟然在參與「全球化」中一次又一次被「剪羊毛」,甚至「蘇東波」事件,令中、東歐國家、蘇聯一蹶不振,蘇聯解體,俄羅斯國有資產私有化形成寡頭壟斷的財閥,乃至貨幣大插水,被他人有可乘之機,將國有資產「賤價」落入他人手中,國民則承受高通脹、高物價之苦,連年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儘管還算得上「自主」,卻在自主、自立、自強上遭受重創,悔不當初。

  這種追求發展,追求從「全球化」發展中能有所共享的希冀,竟然有不少發展中國家地區,因「弱勢」而備受「掠奪」,甚至將「強勢」國家的專家建言看成是唯一方略,毫無懸念接受運用到自己身上,竟不思考,發達國家的條件,或她們走過來的條件和基礎,與一己是否吻合?是否會橘越淮而枳?又或是時移世易以後,「照辦煮碗」的方案,會是「刻舟求劍」,一切主客觀條件和環境,再非當年,跟本難以「照搬」運用到自己身上?

  如斯,也足證,照搬他人的版本,又焉能是自主、自立的操作!俗語說,「一個人的良藥,會是他人的毒藥」,由此可見,照搬西方發達經濟體一套,尤以引進金融資本,在「強勢」流動流通的衝擊下,被「剪羊毛」是常態;而「休克療法」何以在過去多個發展中國家實踐中都形成國家崩潰,更印證要真正走自主、自立之路,不容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