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自立 樂 仁

93

  世界各地在發展過程中會碰上類同的問題,需要想方設法化解,實現自身提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正是世界各地為本地居民福祉需要努力的鞭策,匯聚起來,是人類福祉的構建,亦即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如何能夠從各地點滴中,匯聚起來成為普遍惠澤人類的一種人類發展「工程」,當中,不因地域、種族、宗教、政治等而形成差異;可是,也不等同一個地方、一個經濟體的成功方法,便可以照搬到其他地方,放諸四海皆準。為此,應對類同問題,只可以借鑑別人經驗,成功的、失敗的教訓,來放於一己身上,便需以自身的能力、資源、條件,因應自己的問題,自己最適切的方法來解決看似類同,卻必然是獨一無二的「個案」,才能夠配合自身形勢來化解屬於自己的問題。

  同理,中國改革開放,以自主、自立、自強的意志投身世界大潮流的發展進程,參與「全球化」發展,是因為國家領導人看清了問題所在。中國的問題,只有按獨立、自主、自立、自強的中國思維,對症下藥採用中國方案來化解。正如堅守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般,倘不形成自主自立的自我操作手段,而企圖照搬他人的版本來解決自己問題,總是會失焦,難以對準中國這個體量偌大的超大型國家在發展中衍生出來的問題而有效化解。概因,類同的事件、問題,不是外國毫無如此「重大」、「複雜」的現實個案,便是根本難以一如中國般面對地域和資源的重大差異,為此,怎樣走自己路,除了必然關乎能否目主自立外,更關係到問題本身,是中國的問題,不是其他發達經濟體、發展中國家的問題。這,便可以印證,何以中國改革開放,不照搬西方模式。

  一如,中國每年過農曆新年,大江南北人群紛紛回鄉度歲,形成的「春運」現象,儘管,其他地方也可能有類同的於短時段內出現人潮集中流動問題,可是,如果我們看看,以今年春運為例,便創造了發送旅客量二十九點八億人次這個高峰,試想,這種運輸量是多麼龐大,而其他地方根本難以想像接近三十億人次,在四十天內往返,單程也達十五億!這正正是中國人的問題,怎樣處理、化解?從改革開放初期,「東南西北中,發財到廣東」出現「春運」高峰,人潮聚集於廣州站被指為「盲流」,那時農民工回鄉度歲,以及過了大年後湧向廣州,竟成為年度運輸瓶頸,「盲流」之說不脛而走。但是,當時國家公共交通運輸的壓力,集中在鐵路範疇,且是「單一」工具;演變至今,有航空、鐵路、高鐵(城軌)、水路、大巴⋯⋯形成了立體式交通運輸體系,且每年的調度安排不斷提升服務水平,「春運」再非「盲流」,且能讓旅客有舒適感 、幸福感。

  由此可見,單純以外國、發達國家經驗、方案企圖解決中國問題,必然難以對症下藥,甚至她們根本沒有這種狀況,只會瞠目結舌,對「春運」年年出現,讚嘆為人類偉大的「大遷徙」工程。由此可見,只有以中國思維、中國方案,才能解決中國問題。反過來,中國化解中國問題能夠成功的「中國方案」,以至思考問題的「中國思維」,也只能用於自身的發展上去,倘若其他地方出現類同問題,也絕不能一繩不變照搬中國方案,而只能按自身條件、能力、資源,借鑑中國方案的成敗經驗,選擇適用的部分協同自身能力來構成自己的方案。

  這種思維、運用手段,其實正正是中國人思維、中華民族文化精神中兼容並蓄的「多元化」體現。多元並存,賴有「和」、「大同」的思維指引形成共存共濟的和諧、和而不同大環境;不照搬別人一套,以別人所長革新一己不足,才能展現自主、自立,亦即,在「和」、「大同」中,不是參與者都「喪失」了自己,反而,是自主、自立的各單元免於內耗互鬥而共濟共存的共同以自主、自立維繫彼此關係,不掠奪,也不被「剪羊毛」,從而成就共建、共贏、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