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省 樂 仁

286

  「擇善從之,不善改之」,相信會是很容易明瞭的人生自我革新座右銘。但是,這許是從個人自身角度來看的一份自我提升方法,看到別人所長而學習,自己有所不足、缺點而改過,當然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尤以借鑑他人長處,取長補短,更是在個人發展上很好、很易的學習方法。只是,在這種個人發展歷程上,看到別人長處,也看到別人缺點、不足而借鏡他人長處易,與此同時,每每容易排拒了別人的缺點,認為一無是處,便不應「學習」,乃至,不少人便會直指別人缺點直接抗拒,「唔好學呀」,來證明自己的判斷正確,走向「正途」。

  由此,只會「接受」別人所長,而排拒了別人所短,因而掉入了「單方面」汲取、學習的模式,卻未能察覺,原來他人缺點,也可以供我們好好「學習」,只是,這種「學習」、借鏡,並非將之「拿過來」供自己「複製」用於自身提振,要與對方「一樣」;反而,必須經過自省,察看到別人缺點是否同樣在自己身上有所呈現,有則改之,而非「學習」將之放在自己身上。這種「學習」,是「反其道而行」將缺點「去除」。

  為此,中國人先賢智慧,是在看到別人缺點時,不會「避之則吉」,反而更主動看到缺點所在的問題,以供自省。只有透過自我檢視,真真正正看清一個我的存在、長短,那麼,才能運用好借鏡他人缺點來檢驗自己會否與之相同,有則改之,變成從「反方向」著力用力,走「另一種途徑」達致「從之、改之」功能,形成「雙重學習」、「雙重革新」功效,足以較「單方向」的學習有更大功效、成就。

  認清了這種運用「反方向」思維,逆向思維查找問題,求取答案,才能較僅有「正向」思維,促使人們更立體、具體看待遇上的人、事、問題,當中有甚麼「本質」,放在俗世視野,是「長」是「短」,是優點還是缺點,又應該怎樣用好這些元素提供一己自我革新的思維、方法,達致走向真、善、美的終極追求?中國先賢,正正依循這股參透了「天地」大自然變化演進,在變易往復中不會容易「標籤」、「定性」人事,而且,很能從這些外在元素呈現出來的「訊息」,提供自省的檢測標準,來在自己心靈澄明中,找到了一個「更真實」自我,將外在元素提供自我革新的「雙重學習」、「雙重革新」力量。這在歷史時代長河中,不斷積累先賢的智慧,於是,當其他人看到別人「長」、「短」而樂於取他人之長補一己之短,卻又「排拒」將他人之短用於自我革新時,中華民族一代代人,卻在這種「正向」中還具備了「逆向」,從看到他人之「短」處時,便立即提供自省的斧正力量,將之用於一己不足的糾正上去。

  只有看清這種國人追求自省的力量,它能煥發的「正向、「逆向」思維並存,是不拘泥於所接收外界在一個特定時空中呈現出來的形態便輕易標籤定性,反而,是從變易往復中看到「長短」、優點缺點所反射的內容,總有值得自己學習改進之處,於是,從理性思考壓倒了「第一印象」的感性思維,將各種元素好好印證所能提供給自己「改進」的元素,促成了「人」的自我完善、革新,總有可以「拾取」的東西。儘管,所遇上的「人」、「事」在普遍人們視野中「不可取」,看在「智者」眼中,其實總有它的功能作用,只是人們在自省、在水平上能否「參透」,能否看到箇中要點而「提取」出來以供己用罷了。

  正如,中華民族先賢很早便提出了「無用之用」的說法,看在一般人眼中的「無用」,在智者角度,其實也有它具備的「有用」價值,就是「無用之用」!這就是從「正向」、「逆向」思維中,看到普遍人們看不到的精微之處,儘管它很隱伏不為人察覺,但是,當人能從「正向」、「逆向」等不同思考角度來研判,便能將它的「不同功用」提取出來,用於對治不同問題,將「無用」化作有用;將「害處」化作「益處」。看看,中醫藥的可貴,在於看到物品的內容,而無可避免所謂「藥」莫不具「毒性」,而中醫藥精闢處,就是善「毒性」作藥來達致個人身體調理,理順了內在機能,正正是「從之、改之」的很好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