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保 樂 仁

123

  中國幅員廣闊,人口眾多、資源分布不均,發展能力各地差異較大,面對這些現實,當年在一窮二白,面對國家民族生死亡存危機時,儘管國家領導人決策要實施改革開放,也博得國人廣泛認同,尤其需要借鑑資本主義制度社會的「市場」、自由市場法則,希望可以取其所長嫁接到社會主義制度中去,提振生產力;由是,引入金融資本、產業、技術、生產線和人才等,是需要透過開放來實施「引進來」,以期改革自身的不足。在這種打開「窗戶」、「門戶」時渴求引進資本、產業的「逼切」需要下,可以想到,對當年國家而言,是多大的一種嘗試創新,也必然容易為著「引進來」,會冒險「大開中門」實現開放。

  可幸的是,當年國家領導人高瞻遠矚,明確摸著石頭過河地走改革開放之途,且指定廣東省作為排頭兵,先行先試,而地方官員、政府,亦按照實事求是,借鏡港澳經驗,再向中央提出想法,以至提議設立經濟特區作為改革開放「試驗田」,因而,回看四十一年改革開放歷程,面對各種問題,國家、地方都不會「大開中門」,而是總會找到「試驗田」來檢視各種可行方法,孰優孰劣謀定而後動。於是,雖然今天經過改革開放洗禮,國家躍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可是,面對「開放市場」,仍是如履薄冰。看看自由貿易試險區,看看開發橫琴、前海,便可見一斑!

  尤以金融資本的開放,國家更是小心翼翼,絕不「大開中門」,以至人民幣國際化,從改革開放引伸「引進來、走出去」都是「摸著石頭過河」,不急於一時貪功立業,在摸準摸透會有哪些「後遺症」,自身有多大能力抗禦風險時,就是說明,必先建立起各種「防火牆」藉以自保,才能夠檢視到底可以承受多大風險、打擊,再從中汲取經驗教訓,走出自身發展的自主、自立、自強之路。這,也是契合國家一貫奉行的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國策,將獨立自主個性放在經濟改革開放上,再從中形成體制、制度的調整革新,與時俱進。

  因此,與其只看到中國經過四十一年改革開放取得重大成就,一躍踐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光芒,倒不如,應要深深探尋何以中國在開放市場、革新制度法規,嫁接資本主義市場的征程中,可以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市場經濟,甚至當世界捲起一輪輪金融經濟危機時,這個經濟體儘管不無例外受到內外條件衝擊,卻不會「重創」,不致「倒下」,反而能夠抗禦風浪,保持穩定發展形勢,經濟增長雖下降,卻依然是全球絕無僅有的有增長,且是中速增長地方,成為世界經濟發展中流砥柱。

  這種現象,不可能是偶然,也不可能是幸運,而恰恰,是中國國家領導人具備長遠目光,具備應對風險且必須建立各種「防火牆」的指導思維中,一貫要求做好自保,實事求是的可持續發展宗旨,不會貪求虛擬的榮景,不會以錢炒錢來追求資產價格提升,來作為「零和博弈」財富轉移式的榮景。當國家總是在建設好「防火牆」才謀定而後動,總是在「試驗田」中汲取經驗教訓才將可行、可持續發展的措施投放到其他地方,可想而知,這種韌性,會是如何堅定、堅強應對世界大變局,應對「全球化」走向畸變的「掠奪」環境,總能化險為夷,甚至從中汲取新經驗、新教訓,乃至將危機化作契機,在調和步伐後,將逆境變成前行動力、順境。

  只有重視自保,才能真真正正以自主、自立、自強姿態來駕馭發展,推動自身前行;只有時刻警醒必須具備各種「防火牆」,才能確立自保能力,不致出現骨牌效應而一蹶不振。

  這也正是在「全球化」合作和新時代「全球化」治理中,必須擺正位置的攜手合作方向。只有各地按自身能力,做好發展目標也建設好「防火牆」,有足夠自保力量,才能夠在參與「全球化」新征程中,降低了自己「倒下」的風險。俗語說「天助自助者」,自保而自助,才能在瞬息萬變、危機處處的新時代「全球化」發展中,站穩自身步伐,以免別人有可乘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