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聚效應 樂 仁

87

  時機是否湧現;力量怎樣消長形成了「勢」的轉變,莫不構築起來個人、地方、區域和環球的發展變化,而這些因、緣的組合、分散,每每只能意會,難以言傳,得靠個人、企業、社團、組織、經濟體、國家自行領會、掌握,從而配合「時勢」的演化,與時俱進走上自身發展道路,尋找可持續發展良機,來不斷增強實力、國際競爭力,在環球發展征程中,締造共建共贏共享的空間,以利一己取得可觀發展成果,從中實現自身的不斷進取、提升,適應新時代的發展變化,始終走在發展潮頭之上。

  回看過去四十年環球的發展歷程,便是在這種演進中,抓住了世人希冀和平發展的訴求,在中國改革開放、中美建交形成的重大「時機」和「形勢」中,提供人們一個重要信號─顛覆既有,建立新秩序、新規則、新的發展生存空間,打破冷戰對壘的互耗,攜手推進和平發展,為世界、世人帶來和平氛圍,令到環球進入全新時代的征程。而這段期間,擺在世人面前的,是交流溝通紓緩對立的危機,避免引發戰火擴散,為世界和平、太平盛世,從而促進了不同元素的交往,締造彼此共生共存環境,為人們福祉打好基礎,為人類構建命運共同體打下了基石,有利彼此攜手進一步開拓。

  毫無疑問,儘管是在和平發展進程上,彼此創設互惠互利條件,令到各方有更大的「蛋糕」可以分享。只是,與此同時,因應各自條件、水平相異,付出的有別,於是,所能「分享」的「蛋糕」,在量上總有分別,而雖然大家可以分享的「比例」總會出現「勢」的消長,但是,顯然各自得到的,又會較以往提升。這就是環球一體化、合作中形成的必然差異,在做大了「蛋糕」的同時,又會引發各方在分享上出現齟齬,要求可以分配、分享得更多。

  這就是國際貿易在過去四十年以高速發展形成國際市場擴張以後,總有人在分享成果中,會產生順差或逆差的問題,可是,是否等同這是分配不公平、不合理,又未必能以簡單的「計算」作為評價水平,以為「逆差」必然「蝕底」。

  當然,一旦有經濟體以此大做文章,便會出現在既有國際貿易準則運作下,有人會「異議」,有人會輸打贏要,無視既有現實,甚至挑起了國際貿易戰。觀乎近年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便每每有這種國際聲音要求「打壓」中國的國際貿易「不平衡」現象,以至開徵「重稅」來「保護」本地產業。

  可是,這也正好說明,當「時」、「勢」不斷演進,當「勢」不斷消長,總會在和平發展道路上,產生一些波瀾,有待大家以和平氛圍、交流溝通來化解衝突,經協調,取得彼此最大公約數的平衡,再次攜手上路。

  為此,其實足證,在「大市場」上,在和平發展「大平台」上,只要能夠有效溝通,各種利益衝突,其實可以透過交往、互諒互讓來化解矛盾,不用變成「零和」,更不用演變成衝突和戰火對抗,因為,一旦走上這個局面,大家必然要付出沉重代價,甚至可以說,到最終沒有人必然是「勝利」一方,必然會「贏得成果」,以至雙輸和世人捲進戰火三輸。

  於是,怎樣認清「時」、「勢」的演進,從而抓住機遇,又或創設機遇,便得從各持份者的利益角度來檢視各自力量。因此,可以看到,近二十年的國際大環境已經掌握了這個竅門,為着要提振一己實力,除了自強不息、增強實力和競爭力,更佳方法,就是從政治、地緣等各種條件來形成「群聚效應」,所謂「團結就是力量」,不怕一己力量微薄,只怕「交不上朋友」,難以聚合「志同道合」、「同路人」集結微薄力量變成鞏固、強大力量。而近二十年國際、區際合作興起,也帶動各種自由組合締結「同盟」、壯大力量,就是建基於「勢」的消長可以創設時機、條件,展現因、緣聚合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