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動員 樂 仁

152

  當以國家手段動員起全國,令到「大我」、「小我」聯動起來,在「分區」管理上儘管各「分區」有「界限」,卻是在「網格化」形成的「治理邊界」,亦即,各有所應對的「範疇」,各有所應肩負的職責,卻並非「各自為政」;反而,在「大腦」、「中央」總指揮下,猶如「全國一盤棋」,沒有「你我」的對立,為此,在全國上下響應、動員起來的時候,更顯得國家手段的威力、凝聚力、合力,當總動員的時候,便聚合起來「分區」力量,展現出勁往一處發的源源不斷動能。

  8年抗戰,國家民族以落後的科技、軍事力量、武器,以「人肉長城」志氣,在總動員下,聯結成抗日長城,8年時間,不是朝夕,國人竟能從這股「打鬼子」韌性中,力證日方「3個月亡中國」的虛妄,告訴世人,一旦中華民族凝心聚力,那股堅韌,是難以撼動的。當新中國提出改革開放國策,提出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分區」發展觀,國人投身國家民族振興,工業革命、「四個現代化」擺在面前,人們總能在引進國外先進技術、思維中,將之很好「改良」,套用到中華民族大地,也套用到當時的歷史時代現實中去,不冒進,腳踏實地,摸著石頭過河,一步一步走出中華民族現代化、工業化征程,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

  這些,儘管時代不同,時間長河上有先有後,歸納起來,莫不訴說著中華民族歷經發展、劫難,總不抱怨,不會故步自封,甚至並非外界所見的「一盤散沙」。當國家手段一聲令下,總動員凝聚國人力量,結合各「分區」形成聯動,串連起來的,便是「長城」氣概,這種「萬眾一心」的氣度,具備無比韌性,也能在「剛陽」一面展現出來「無堅不摧」力量,是剛柔並濟,一體兩面的國家民族特色,從上下五千年歷史時代文化文明的脈絡中,早已告訴世人,中華民族如何跨過各種危難,成為至今人類唯一的活文明!

  忽視這種從「天地人」尋求共生共存,「大我」、「小我」聯動的特徵,便難以理解中華民族何以在國家領導人一聲令下總動員抗疫,便各司其職,抗疫工作可以下沉到小區、個人;又回流向「小我」、「大我」,那些逆風而行的白衣大軍,面對不明原因疫情馳援武漢、湖北,不正正說明,整個中國在總動員下,剛柔並濟,各有可以發揮的力量和空間,呈現出來的,是真真正正「組合體」的存在,在「大我」、「小我」聯動中,是「全國一盤棋」響應總動員,總指揮的謀劃、安排,集中力量化危為機,結合成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