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治理 樂 仁

475

  中國改革開放的實幹精神,向世界表明儘管參與到「全球化」發展中去,要打開國門引進來走出去,但是,步伐、幅度必須完全由自己來控制,憑本身能力、條件來決定打開國門藍圖、路線圖和時間表,絕不冒進,更不貪圖一時半刻之功來爭取短視亮麗成績,煙花「爆發」以後便無以為繼,復歸沉寂。這不符合改革開放為的是令到整體國家可持續發展的戰略,更不符合中華民族的民族性中沉穩堅毅的內化力量,總會是為長遠計謀定而後動,且必須突破僅「功在當代」的限制,而是,要在這個基礎上,也能夠惠及後世,才算得上是成就。

  因此,不逞一時之快,不會僅僅看到眼前光景,以為可以單憑一招半式便能解決社會、國家、世界呈現的複雜多變問題。而是,以中華文化看「整體」,從局部中調控,調和整體與局部之間的矛盾衝突,並非「心口有個『勇』字」便不顧後果「衝鋒陷陣」!為此,回看國家四十一年以來在改革開放進程中,何嘗不是衍生或這或那自身問題,何嘗不是在「全球化」加速發展中,同樣承受區域和國際引爆的一個個危機!但是,各種問題、矛盾、危機湧現以後,只有這個曾經一窮二白,曾經經濟水平遠低於發達經濟體,以至發展中不少國家地區的東方古老文明大國,竟能憑自身微薄實力支撐起來自己的行進步伐;一次又一次亞洲金融危機、國際金融海嘯,以至國家經歷多次通貨膨脹加劇的衝擊形成經濟過熱,呈現各種資本、資源炒作熱火朝天,可是,國家一旦出台應對措施,以至各種「辣招」來對症下藥,便能「藥到病除」,至低限度可以馬上制止情況惡化,讓整體有迴旋、應變和調整空間,來作出綜合治理,令到首先能自保,才體現自主、自立、自強的套路。

  這其實是民族性使然,一如國人在看問題時,不會掉入簡單思維、一條路式鑽牛角尖;而是認定任何衍生出來的表象,都從內在各種「不平衡」中形成交疊所產生的效應,為此,也只能找到這些交疊所具備的各種元素,逐一檢視箇中偏差,才能做好調和,體現中國人調理、調控的精神和思維取向。因此,不管是過去亞洲金融危機,又或二○○八年爆發的國際金融海嘯,以至改革開放進程中多次出現以錢炒錢、囤積居奇、炒買炒賣等現象導致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嚴重情況,其實,國家採取的手段,總是具備整體調控、調和的精神,尤其當年「宏觀調控」,如果說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一年進程中一個很具指標意義的經濟發展過熱現象和政府以有形之手來「拆招」,終於令到國家在有驚無險,在遭受創傷中能夠自保跨過難關的「國際政經課題」樣本,今天,我們看待「全球化」治理,是否可以溫故知新?

  當然,今天再不是當年朱鎔基總理主政年代,國際、區域、中國的「體質」再不一樣;而發展中國家、發達經濟體的合縱連橫也一再洗牌,但是,以發達經濟體為「強勢」的一群在自由貿易和「全球化」中以金融資本流動流通來「剪羊毛」、「掠奪」「弱勢」的情況卻沒有多大糾正過來,不公平貿易和「債務陷阱」依然處處「地雷」,促使發展中經濟體要在發展與避險中不知所措,才提出來「全球化」治理的訴求,可又不知從何入手。

  可幸,當中國國家領導人提出來「一帶一路」倡議,當中國以改革開放在打開國門中有序、有規範開放取得一次又一次階段成績,看在發展中國家眼裏,「一帶一路」提出來共商,正是照顧到不同的需要來締約共建,且是在「和」、「大同」中可以共享合作發展成果和不遭「掠奪」「剪羊毛」的「全球化」治理其中戰略,試看,當中吸引多少國家、國際組織參與其中,便能知曉「自保」正是大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