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合體 樂 仁

198

  「分區」管理也好,「網格化」也罷,訴說的是「組合體」的共存、共榮,而並非外界看到表象般的「一盤散沙」,如果不明瞭當中有著強大凝聚力,經由「總指揮」、中央「總動員」便能立即化零為整,從凝聚力中透發著無比堅韌,無比剛強,展現出「小我」各自管控好、做好自己的同時,又與「治理邊界」各方緊密合作,形成強而有力的串聯「鏈條」,構築起來「大我」的整體,便一如中華民族其中一個象徵──長城,體現民族精神、氣概。

  由此可以想像,中華民族總在外人看來是一盤散沙,因而,每當有這種判定時,便興起侵略想法,尤以過去西方世界憑藉工業革命,在「大航海」中向非洲、亞洲、美洲掀起掠奪自強的殖民主義和行動,的確,中國這個東方古老文明大國一度因閉關自守,以及工業生產力落後而難以自保,飽受欺凌。只是,設若侵略者自以為是,自以為中國這個幅員廣闊,資源分配不均國家是一盤散沙而可以很容易征服奴役,會犯上「原則性錯誤」,更必然會遭到「長城氣概」的力抗,最終,在中華民族剛柔並濟下,激發起民族、國家的凝聚力,在總動員的國家手段中,國人前仆後繼,走出國家民族化危為機,開天闢地的新發展征程。

  回看上下五千年歷史、文明、文化,中華民族正是以這種柔中帶剛、剛中有柔的共濟不斷乘風破浪走到今天。每當看似最危難的時候,總會在外人看似「散沙」般的乏力下,經總動員便迅速凝聚起來,「分區」、「網格化」管理,「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都不是「分散」、「各自為政」、「你我有別」的意涵;反而,是在「大一統」下將「有餘補不足」,將先進帶動後進,實現真真正正的「組合體」一體化而互補,令到整體連接起來再體現「長城氣概」,化解危機,也化解了外界的侵略挑戰,以至實現國家民族的浴火重生。

  這種民族韌性,完全依賴在「大一統」思維下凝聚起來的不分你我、同心同德,並非外界看到的一盤散沙。當然,不管外界是否理解,但,中華民族總是按照自身的發展歷程,以剛柔並濟的內涵應對各種危機挑戰。而且,是在總動員一聲令下便能夠迅速凝聚力量,按「總指揮」的指引方向勁往一處發,這種「組合體」的聯動力量,這種「長城氣概」的「同體」,確實在西方世界的思維想像中難以理解、認清,何以明明是一盤散沙,卻在瞬間變成萬里長城?

  不管怎樣,中華民族在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下,再一次展現出來「組合體」、「長城氣概」,向世人表明,不管國家民族遇上的是殖民侵略者,還是「無形無像」的病毒,總之,危難當頭,中華民族自有長城般的凝聚力、剛柔並濟力量,將「組合體」力量發揮到極致,化危為機,開闢出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