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學習 樂 仁

100

  今天我們提出來的終身學習,其實,在中國人先輩中,最有相同理念,叫「活到老,學到老」,為的,就是面對新事物、新知識,必需正視,必需學習當中長處,也要知悉箇中短處,從而增長一己知識、常識,豐富經驗教訓,用心加強個人、社會競爭力、實力,才能稱得上與時俱進。

  這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面對「人」的工夫,從生活中,應對各種內外變化和挑戰,不能僅僅以一己經驗、常識來主導了思維,那麼,只會變成固步自封、刻舟求劍。

  從這些成語的內容,便能知悉,中華民族始終是一個勤於自省、善於學習的民族,才會有千百年來儘管面對不少起起跌跌,以及危難和盛世,卻始終抱持學習、借鏡初心,作為自我完善、改良、提升的鞭策和驅動力量。也只有時刻保持謙虛,知所不足心態,才不致自滿,看不起他人,以為別人總是差勁和不足。

  這種傳統思維指引下,其實,國人正一代一代傳承如斯的謙虛學習、謙卑面對大自然思維,做好了「天地人」關係的維護,從農業社會運作中,契合大自然規律,也接納新事物、新知識。甚至,在歷史文化長河中,在對外交往的共存共處下,依然以「和」、「大同」來契合「易」、「太極」作指引的變易規律,不會將事物的共存看成彼此共處於「極端」而對立、內耗,變成了「零和博弈」遊戲,終局僅有一個活下來,為此總認為是鬥爭格局。而是,「易」、「太極」引伸起來的思維,只反映變化是規律,是往復發展,此消彼長否極泰來,走到了「盡頭」,便會「回歸」。於是,在學習的過程中,國人很容易了解別人有長處,也會有短處,才是一個「整體」、「立體」的存在。而既有長短、好壞同時存在,便從「和」、「大同」中驗證了中華文明、中華文化求同存異的理念、價值,因而,又回歸到了「易」、「太極」的「同體」、變易中去,不偏執於一端。

  這套思維衍生出來的,是一種共存、柔和的理念,不偏執,便無既定「立場」來標籤事物總是單一存在,總會出現「單一性」;於是,事物展現的表象是「單一」,只是處於特定環境的變易過程中某一點而已,它是會轉變、轉化,會往復不斷。為此,看到事物、他人的表現,只是特定時空節點下的片面,如何「立體」看待,有賴人們不偏執,有賴從「整體」考量,因為,任一「單一面」都是整體中的一面,都是眾多因素中的一元。

  只有理解好「整體」、多元會是個怎麼樣的形態,是怎樣的「真實」,才有利我們按所謂的「好壞」、「善惡」、「長短」來認識、學習。於是,看新事物,看他人的時候,便要首先放下一己偏執,放下「有色眼鏡」,以謙虛、謙卑,來「格物致知」,得出「長短」、「善惡」、「優劣」⋯⋯的立體,以供自己善者從之,不善者改之,便能夠形成善於學習的態度,來取長補短,也藉此而參照別人短處、不善,修正自身同樣的不善、短處,形成「雙重」的自我革新力量。

  由是觀之,不難看到,何以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在借鏡他人、自我學習中,總能較其他國家民族具備「優勢」,總是「快人一步」,在短時間內掌握訣竅,運用到自己的革新,很快將「外來事物」「本土化」,適應了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形成「強強聯手」式的推進發展,且又能糾正了別人「壞處」、「不足」,不掉入別人的「短板」中去,以至藉此修正了自身的不善、不足和短板!當國人能從這種善於學習,且總能以「活到老、學到老」的終身學習精神來自我鞭策的時候,也正正是國家民族面對新時代、新征程加速發展提振的時代。回看四十一年改革開放,回看新中國成立七十年的發展進程,套用到這種「終身學習」、「雙重糾正」的自我革新,在如斯短暫時間便能擺脫了國家民族積弱的困境,重新靠近世界舞台中央,那麼,便不難從中指引「線索」,貫穿起來,還是回到了五千年的中華民族文明、文化長河中去,一以貫之,「和」、「大同」變易和往復能在國人手中形成了善於學習,「雙重」取經自我革新的自強發展,總是較他人「走快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