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版本」 樂 仁

97

  每當提到治理,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只不過是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本身的問題,反而忽略了,當「全球化」發展日益縱深,彼此需要形成的互相依存關係日形緊密,在各種「鏈條」的串連下,其實早已構成「一體化」的整體,再難以簡單地分拆開你我的時候,那麼,所面對的治理問題,便成為「全球化」演進中不能迴避的議題,不能再以為毋需面對日益湧現利弊、矛盾衝突所呈現的「對立」。

  正因為在「全球化」這個「整體」「大平台」中,在「一體化」形成的人流、資金流、物流、訊息流日益高速流動,牽起了既互相依存,又互相競逐的浪潮,勢必令到處身其中的各種利益糾纏不清,卻又難以排除掉對立面自個獨立生存發展,才需要面對問題根源,從源頭上查找利弊,取利之大、弊之小者來糾正誤區,避免誤判,始終以「和」、「大同」成為主導「治理」的思想價值取向,令到各種利益得以「和為貴」、「求同存異」,才能免於互為相害,互相內耗,終究「兩敗俱傷」。

  環顧世界各地,以中國改革開放為里程碑,世界在這一波「全球化」帶來人類社會高速增長發展,與此同時,也因為資源、市場的爭奪、控制,出現了局部地區戰火、生靈塗炭慘劇,至今呈現世人面前的,也是兩個截然不同面貌─戰爭與和平互相交疊下形成世界不同狀況、人類禍福並存格局。中國、港澳能夠在過去四十年得以享受太平盛世,除了國家拍板改革開放,其實,更主要原因,就是國家放下了「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意識形態對立,才能促成社會具備祥和、安穩環境,提供人們萬眾一心建設國家的大好機遇和重要「溫床」。加上港澳同胞、海外僑胞愛國情懷,提升、助力國家建設,終於讓中華兒女團結一心,創建了人類歷史上僅有的發展成果。

  為此,這種從國家、民族自身追求變革、治理出發,以國家現代化尋求「四個現代化」作為自身治理目標,創建起來的是「全球化」發展和所必然需要的「全球化」治理,今天,人們其實應該好好省思,近半個世紀以來的轉變,尤以新世紀降臨以後,人們看到新一代工業革命已然啟動,聞得工業4.0的步伐趨近,但,在「全球化」、「逆全球化」的正、負影響力和發展趨勢中,到底人們何走何從,怎樣才能紓解對立、分歧,更好形成合力邁向新時代,將第三次工業革命導引向工業4.0的又一次工業革命,將互聯網資訊科技為領軍的工業3.0升級,才應是大家需看清「全球化」治理出台的變革、提振方向。

  而且,在新一輪工業革命邁上征程的同時,應加強對「人」天性的「治理」,以「善」驅「惡」,體現人性真善美一面主導工業4.0,否則,這些高新科技,以大數據為強勢的發展,每每容易導引人們走向倫理缺乏的境地,成為高科技「操控」了「人」的悲劇版本。

  因此,不管是地區、國家、世界,在「全球化」下湧現的「全球治理」,再不單純是地區、國家利益矛盾爭奪與化解的問題,當中還必然引伸出來,在工業革命求創新的時代,新工業怎樣造福人類、工業4.0會否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便湧現處處危機禍害?

  其實,正好待當下「全球化」和「逆全球化」湧現「黑天鵝效應」,也湧現一些對立抗爭、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等「亂象」,刺激人們思維,靜下來、停下來好好思考未來,怎樣「治理」,才能有助人類構建福祉,而非從自身利益出發奪取一切利益,反而形成對「整體」的損害。

  這也是人類「求生」和「求發展」的一個坎,在「強」、「弱」,在「供」、「求」,在競逐中,不僅僅只有對立的「二元」,且應是「多元」下共生共濟共存關係,才能從「和」、「大同」中撥開雲霧,看清彼此需要的「真實版」,而非「零和博弈」的對立存在關係!倘能如此,才是認清「利」、「害」並存中,人會從思維判斷和選擇,實事求是做好分配和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