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 樂 仁

414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世界上追求和平合作的呼聲延續,聯合國成立,成為當時世人希冀真正遠離戰火,實現和平,助力人們共存發展的重大寄望。人類怎樣止息戰爭,以對話、合作締造和平,聯合國的確為世人提供很好的多邊體系合作平台,在共商、共建中互惠互利,降低分歧衝突,以合作共贏來開創新的發展模式,創建新機制、新生機。

  這是人類在約四分一個世紀中先後爆發兩次世界大戰,生靈塗炭,從慘痛經歷教訓中,痛定思痛,才會思考怎樣重返人的靈性,摒除動物性的支配,以協商化解分歧,以共建開創福祉的思想一面,希望聯合國這個以主權國家為單元的共建平台,可以將紛爭化解,將分歧沉澱,找到大家最大利益的公約數,化解掉入戰火陷阱的危機。事實上,正是這種渴望和平共存的希冀,推動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一段較長時間人們平息戰爭,至低限度,從聯合國成立至今逾四分三個世紀,全球掉入世界大戰的風險儘管存在,卻能化危為機,世界局部地區戰爭令到區域掉入戰火,大部分地區還能保存安全、「和」、太平日子,供人們生存發展休養生息,又引領大家看清和平、共處、共商共建的珍貴環境。

  痛定思痛,是戰爭為人類帶來慘痛的重大代價,尤以從冷兵器發展成熱兵器、槍炮、導彈,以至核武器,隨著科技發展,用於戰爭、殺人的武器威力日益強大,生靈塗炭只是瞬間的殺戮,又拉大了強勢和弱勢作戰的差距,再不是從前冷兵器般可以有「對抗」、以人力來定「強弱」的開戰武力角力。為此,從先進熱兵器、火炮導彈到大殺傷力武器先後出現,當強弱懸殊的爭逐雙方對陣,可以說,弱國、弱勢幾無還手之力,呈現出來的戰爭「結果」,可以用「屠殺」來形容。這種「戰爭」場面,從1990年下半年波斯灣戰爭,掀起現代化電子戰爭序幕以來,屢見不鮮。

  因而,局部地區戰爭成為近現代,尤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戰爭常態」,雖云「局部地區」,可是,殺傷力,對一個國家、地區、民族的「殺戮」力度,不低於二戰時期的比率,更讓身陷戰火,以至身處和平地方的人們,都在思考怎樣運用好聯合國多邊平台、共商共建的追求和平共存機制,以免人類再陷於戰爭血的慘痛發展代價。箇中,就是人們痛定思痛,看清戰火危害,重新回到人靈性一面,追求「和」、「大同」、天下太平,以共商、合作、共建取代紛爭,在戰爭的「老路」,走上和平的另一條光明大道,為人類謀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