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 惑 樂 仁

298

  在同一天空下,人世間有「大愛」,相信,這份信念是超越地域、種族、文化、宗教信仰存在於地球每一角落,成為全球「共識」的一種人生理想價值追求,也必然成為各地人們人格理想的鑄造,為個人修身締造這份人世間真善美境界而不懈努力。

  這種全球「共識」既然在古今中外都存在,何以今天世間上還有那麼多紛爭,有那麼多基於思維形成分別而呈現所謂制度、政治分野構成的互相攻訐攻擊,違背了「大愛」指引的「和」、「大同」,以及愛人如己,承認在制度、意識形態分野的共存中,其實,也可以體現出發自「大愛」的共同人格理想,促成能夠和睦共處,能夠互助互愛,體現個體在「愛人如己」以後呈現的整體共集得以化解爭端。

  中華民族自先秦諸子百家參透「天地」、「道」產生了各種人格理想學說,且憑藉個人修身而促成「內聖外王」,對個人「心」的修行,強化內在德性,而用於外在,是經世濟民,以仁施行王道仁政共建人們福祉,這種理想境界,歷經凝聚成為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傳承至今,竟然會惹來西方世界不少質疑,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真的能憑藉「內聖外王」向世人展現大愛?甚至,不少國人也在一個多世紀以來內憂外患打擊下,對傳統精神價值,對先賢智慧指引的「內聖外王」心生疑惑,這套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法寶」,真能令到中華民族歷經劫難以後浴火重生?能夠展現適應時代演變的現代化力量,引領國人從「內聖外王」的推進中,以「和」、「大同」再一次感召國人、世人匯流到這條「大愛」洪流,走向二十一世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為「全球化」出現「黑天鵝」效應的失序,以愚公移山志向,攜手全球人們打破思維、制度分野,共建共濟,重構新世紀的規律秩序,造福世人?

  顯然,這並非單純的認知問題,而是關乎信心、定力的考驗。「大愛」所能呈現的,除了西方思維、宗教的一套以外,中華文明、中華文化能否適應二十一世紀演變重新確立過去五千年延綿至今的精神價值和人格理想,令到受感召的人能以「內聖外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人世間「正道」下的理想世界,只有具備信心來「驗證」箇中可能性,才會如摸著石頭過河般走出了成績,「臨淵羡魚,不若退而結網」,只有放下疑惑,以人格理想的「內聖外王」付諸行動,才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