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  惑 樂 仁

100

  俗語說「時間是創傷的最好『癒合劑』,是否準確,可謂見仁見智,不是定律,卻又可以從很多方面印證它說得有一定道理,尤以一些事件令社會重創以後,經過歲月洗禮,人們漸漸忘記當年痛楚,甚至一些重大歷史教訓事端,事過境遷以後,大家似乎忘記了當時的慘象,竟又重蹈覆轍,且一而再、再而三,向外界說明一種「輪迴」狀況似乎永無止息,才會一次又一次遇上各種機遇結合便又再爆發,人們又呼天搶地,但,歲月漸漸平伏了大家的傷痛,又「重新上路」。

  這種歲月「洗禮」,固然有利害兩面,利者,讓人可以平伏痛楚,繼續發奮圖強,不用掉入悲慘陷阱難以自拔,而且,是人生積極一面,進取、突破,才能創設新天地。但,它的害處,正是人們可以隨時間流逝,淡忘慘痛教訓,竟然善忘地再不深深記起當初匯流而成慘痛的各種元素,又再掉入下一輪挫敗的老路,一次又一次「輪迴」竟是如同翻版般相似!

  不管是利,是害,實情真的告訴人們,時間流逝以後,也帶走了慘痛記憶,叫人欷歔。正如,一次次區域、國際金融、經濟危機,引發資產價格大蒸發以後,人們很難才能從重創中回復元氣,令到自身經濟狀況復元,可以重新部署個人生涯規劃和經濟規劃,構建好走向未來的提質生活空間。但,這又似乎令到人們好像從沒受過金融經濟危機打擊般,總之,看到「有利可圖」,便會忘掉舊痛,且相當積極進取將自身經濟能力投資於很多容易有回報,且是可觀回報的「投資領域」,希望搵快錢,愈快回本,愈快賺幾個「開」便愈多人奮不顧身投資下去這些「高回報環節」,甚至形成一種「豪賭」零和博弈,走向投機。

  這是世界大環境使然,可是,是否一如不少專家學者分析,其實,全世界經濟體經歷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的打擊,紛紛重創至「倒下」以後,至今,其實沒有多少個經濟體真正取得「復元」,重新提振的實力,至今十一年間,儘管一些經濟體表象呈現出來復甦苗頭,可是,也是一些「虛火」而已,真正能體現實力增強,能力加大,且可以造福各方共同攜手進步者,真的聊若晨星,而且,不少復甦假象出現短短一段時間以後「打回原形」,且經濟體備受內外交困的壓力依然不減。

  於是,今天人們環顧世界各地,總有所疑惑,十一年過去了,世界各地真的復甦,能自我提振,能夠重新走上以往取得成績的自強道路?是大家都能從提振中再度互相攜手合作,增強了對世界金融經濟發展提升的合作力度、抗逆功能?還是,很多不利元素依然長時間佔據「好景」位置,告訴大家十一年來的「努力」以後,莫不「苦盡甘來」,全球經濟體真的有實力、有共同攜手意願,再度推進「全球化」合作上新台階,促成互利共識的全球環境,令到互利共贏下大家都打好了抗禦下一輪金融經濟危機爆發的抗逆力,至低限度得以「自保」,再待時機,抽苗成長,能夠盡快走上復甦之路?

  人們不斷疑惑,究竟歷經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以後,各地推出的「量化寬鬆」、「大印銀紙」是否真正能夠有助將金融資本高度流動流通的利好一面,刺激生產力真正提振,令到實質性生產能創設「利益」,有助各地經濟體復元,再行從自救、自保中,推動經濟出現實質增長,並非以錢炒錢、產業脫實向虛炒買炒賣般的「虛火」榮景?當人們審視「答案」是各地真正復甦,又是否看清,原來當中有不少「水分」,叫人憂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