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鏈 樂 仁

705

  「叢林法則」、弱肉強食、博弈,當然是一個現象,呈現世人眼前,將之套用到近現代西方發達經濟體、國家興起,形成自工業革命以降的強國形勢,主宰世界、時代發展,是人們夢寐以求追逐的自強不息,走向富裕「目標」。但,如果能夠以更高、更廣視野觀照,不難察覺,這些所謂「理論」、「定律」、「法則」,每每流於片面、表象,不是全部、整體。它們只不過是演化過程中的瞬間,並非過程「全部」,更非過程是不斷在時間流逝後,會有「大循環」、「往復」周而復始的大環境。

  正如「叢林法則」,只是指出瞬間片斷中生物競爭、適者生存的「論調」,而非真正的「叢林」。不妨看看,叢林當然擁有生物多樣性,也會物競天擇;但是,在歲月遷移後,叢林會自行形成良好生態環境,會在生物鏈中接合各種生物生息繁衍大環境,不會到後來只有一種植物、只有一種動物,只有一種「獨享」叢林的現象。

  可是,當人類曲解了叢林真實一面,曲解了它的整體、演化、生息,只知道「叢林法則」是博弈遊戲、適者生存,為此誤將之放入人類共生共存大環境,且振振有辭以「競爭」為旗號,掠奪、侵略他人,以強凌弱來實現「個人主義」、「個人利益最大化」,才是世界多事原由。

  何況,以這種博弈「法則」引伸進人類世界發展,便是戰火不斷,環顧過去兩次世界大戰,以及二戰結束以後至今七十多年地球上不少地方依然陷於戰火,生靈塗炭,便可見一斑。為此,何以中華民族在追求民族復興,國強民富的同時,總會謹小慎微不掉入這套西方理論,不以「叢林法則」來追求國家民族利益的發展,反而,總以傳統智慧、民族精神、文明文化來指導大家在改革開放中站好定位,以「和」、「大同」來展現融和共存,以至超越自身國家民族的利益,提升到世界整體,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職志,博得發展中國家認同?

  能夠從「叢林法則」看到當中的局限、危害,反而以「和」、「大同」來化解掠奪、侵略的危險性,始終貫徹中華民族文明、文化精神來參與世界競爭,又不失人文關懷來體現共生、共存、共榮、共享,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整體性」駕馭資本主義中資本的掠奪性,最終以「共富」展現發展成果共享的更高層次、更廣闊「整體」利益精神,,當中,正體現叢林演化生息「生物鏈」的意義,緊扣「易」兩極生息消長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