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攸關 樂 仁

154

  中國憑藉改革開放打開國門,面向世界,首先是「引進來」從開放中將世界先進地區的資本主義制度自由市場運行法則嫁接到社會主義製造業上去,形成市場改革,以至港澳愛國商人看準國家發展機遇,紛紛回國投資產業和基礎建設,讓國家、國人擦亮眼睛,看到「外面世界」面貌,才能從開放中,摸索國家產業、制度怎樣才能改革,接合「市場」,營造好社會主義制度的市場發展,提振生產力,實現現代化。

  可是,開放,打開國門,不意味著中國當年一窮二白、生產力乏力的整體社會、經濟環境必然是「大開中門」,任由資本主義市場各種元素、產業、金融資本、技術等以強勢姿態湧進來,為此,先行先試、「試驗田」的建設和自保,促使改革開放必然上是有限度、有規範,且在某些領域形成逐步開放的探索形式,透過謹小慎微,應對風險危機和謀定而後動操作,汲取經驗教訓。尤其在金融資本引進來上,至今仍是一個「敏感」範疇,在「引進來」和「走出去」的「國際化」進程中,始終以駕馭發展,有能力應對一切風險的站穩步伐才走下一步選擇,設定資本流動流通和國際化進程。正因為如此,國家在亞洲金融危機和國際金融海嘯爆發兩次世界與區域「爆煲」慘況下,才能夠自保,有能力確保自身經濟保持增長,只受到間接衝擊,致使經濟增速下降至中速步伐,加上人民幣不貶值所承受的衝擊,依然能頂住風險,成為世界經濟中流砥柱,助力其他國家地方有喘息空間。

  這就是國家打開門戶「引進來」不冒進,不追求煲大資產價格,且堅守資本投放要有利實業和建設上去,來為改革開放打好各種建設、市場、令到先行先試地方能具備實力「試錯」不致出現骨牌效應倒下,也能夠好好取得成功或失敗的經驗投放於改革中去,成就改革開放可以放於中國一個如此偌大地域國家,一個如斯差異化巨大國家都可以找到整體發展的良方。

  謀定而後動,不獨適用於改革開放初期整體國家處於「弱勢」的環境,且依然在經過四十一年建設,取得可喜成績的今天,國家、地方仍然擺正心態的追求發展道路。正如,開發橫琴,當年社會上意見紛紜,但是,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一錘定音,指出要謀定而後動的前瞻性戰略部署,足見,在國家領導人層面,很注視整體國家面對改革開放「全球化」發展,中國依然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在「市場」上還是要有「適應性」,不會急於開放市場求取「發展」,更不會將金融資本這種國家「命脈」任意「大開中門」求取亮麗發展數字。因為,過去世界上有太多經濟體、聯合體就是倒在「大開中門」、「休克療法」等任由金融資本在自身土地上瘋狂流動流通,在欠缺自保等各種監管手段下,便容易讓金融資本大鱷、石油美元操弄,在瞬間掏空了一個國家地方的資產,留下爛攤子,令當地人成為「赤貧」,追悔莫及。

  而且,中國在改革開放定調上,是經濟的革新,是迎合國際潮流、現代化的「市場」提振力量,具備抗逆力和國際競爭力。當然,國門打開以後,與國際交往頻密,少不免產生或這或那觸及「市場」的問題,以至危機,如當年國家在發展階段常出現經濟過熱,以至銀行系統捲入炒作資產狀況,外匯、土地炒賣一度成為國家面對金融資本管放的難題,這些,可以說儘管今天有「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幸運一面,但,當年而言,國家依然是相當「弱勢」地面對這些衝擊,不管是金融資本「引進來」,又或是國內積累下來金融資本「尋找出路」形成的錢炒錢,致使產業有「脫實向虛」狀況,都呈現出來,倘不建好各種「防火牆」,焉能自保?

  四十一年的發展,內在、外在的各種風浪,走過來以後,累積成國家強大的經驗,有利「溫故知新」,在新時代,在加大開放力度促使聯通聯動時,要建好「防火牆」自保;也為世界各地提供「中國方案」,促使她們也要認識到「防火牆」的重要性,是生死攸關,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