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 樂 仁

431

  人類生存發展,人類社會演進過程,其實,就是不斷追求現代化,以「新」來鼎革「舊」,在歷史時代長河中,不斷革故開新,去蕪存菁,體現一個又一個現代化歷程中,呈現契合當代的人類福祉。說穿了,就是在生存發展過程中,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但是,這種種變革、現代化,萬變不離其宗,歸根究柢,是以「和」、「大同」、天下太平的終極目標,捨此,便難以展現事物的價值意義,試想,沒有和平祥和環境,沒有「和」、「大同」構建起來的真善美社會,當人們活在仇恨、戰火之中,說甚麼人類福祉,只不過是天方夜譚罷了。

  因而,貫穿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文明長河,以信史有五千年記錄觀之,雖然不乏一場場戰爭,不乏在人性糟粕中出現或這或那的悲劇慘劇,但是,在這些提供大家經驗教訓的警醒以外,更長時間長河,更多的事件、人物,莫不展現人性靈性一面,太平盛世成為人們讚賞有加的一個個時代,教中華兒女、炎黃子孫始終銘記這些精神特質、個人和民族人格,並要將之薪火相傳。而且,這種對個人、民族人格,人性靈性的追求、拓展,不獨為了中華民族,而且更是為了全人類福祉而將這種人格的堅持,擴展至世界。

  將五千年中華文明、文化放在源遠流長的時間長河中看,個人、一個時代畢竟只如一朵小浪花,瞬間便淹沒於滔滔長河中去。這種短暫的「存在」,有時候,會令人看不清歷史時代的發展脈絡,這正正是個體生命的「有限」,而「天地」是「無限」所致。試想,以「有涯」逐「無涯」,是否能夠真正以個人、一個時代來印證天地長河的演變?但是,可幸的是中華民族先賢有著優良的文化、人格,樹立起來民族人格,在智慧中,將「人」契入了「天地」形成天地人共存的境界,將歷史時代記錄下來,將興衰、美醜、善惡⋯⋯形成「二元」對立可又「並存」而得以互相轉化的「太極」生生不息意念,看到事物的演化,教導後世,在有涯生命中接入無涯的「天地」、歷史時代長河成為「當代」一元,承前啟後,展現出來人性、靈性、民族精神、民族人格的薪火相傳。

  中華民族始終相信,只要這種民族精神、民族人格能夠從現代化去蕪存菁不改初衷的發展演變中傳承後世,我們國家民族便能以「和」、「大同」來參與人類福祉的建設、「改造」,以尊重生命的人人自律恪守和平、祥和,形成共存共建,人類世界有了這份源源動力,便會在興革中,始終止戈平息戰火,為世界創設太平祥和環境,開創一個個美好時代,奔流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