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 樂 仁

74

  憑藉改革開放,中華民族找到現代化鑰匙,從國人摸著石頭過河的實幹中探索到國家民族自強、復興道路,並以無比堅意志,前瞻規劃,民族、文明文化精神「和」、「大同」指引的天下太平引導這個落伍國家發展,接軌西方世界發達國家。現代化、民族復興,作為中華兒女生存發展的時代命題,深深鑄刻在二十世紀下半葉的歷史時代節點上,讓國人扛起這個重任,一代代人依循改革開放應對世界發展變化衍生的危機挑戰,乘風破浪勇往前行。

  與此同時,其實當中國實施改革開放,與世界「接軌」,重新打開國門與國際交往,西方發達經濟體,以至全球發展中國家、貧困地區,也同樣面對同一個時代命題──「全球化」、現代化的結合中,自身怎樣適應這個時代發展變化,「改良」自己,迎上「全球化」和現代化潮頭,不致落伍於時代發展?為此,可以說,全世界不同地方,都在中國改革開放促成的世界大變局中,尋找自身發展定位,回應本身處於新時代的時代命題,不能有所偏廢,否則,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明顯地,中國在這個歷史時代節點走出了生死存亡重要一步,且是「走對了路」!改革開放,尤其是當年國家領導人設計的摸著石頭過河,從現代化中確立「四個現代化」體系指標,從實幹中邁步開放、探索、改革。從以「試驗田」試驗可行方案逐步向全國推廣,適應偌大國家不同資源、條件、民風;是一步步開放、改革,尤其在金融資本的完善、適應國家經濟體系發展上,不採用西方世界推介其他發展中國家的「休克療法」,總以自身條件能力應付危機挑戰,於是,形成的中國特色市場化,被喻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很能契合國家民族的精神、條件而積累下來成功、失敗經驗,終於探索出一條勃勃生機出路。

  可是,回顧過去41年來,一些發展中國家、經濟體按西方世界過去的經驗照單全收移植她們的發展模式,可以說,大多以失敗告終。而西方列強在尋求經濟轉型的時候,又多將製造業、生產力「轉移」到落後、發展中地區,走高科技、金融資本、服務業出口的道路,雖然,能夠從「上游」中抓住發展機遇和財富,也能憑藉金融資本實力的流動流通橫掃發展中國家和落後地區「剪羊毛」,將他人的財富不斷轉移給自己,甚至大手「掠奪」意味,可是,這種面對時代命題的自身發展出路,真的是可持續發展的「實力」?不無疑問。

  今天,二十一世紀過去了20年,當年面對時代命題形成的不同發展戰略、模式,利、害漸漸浮現,可是,沒有「回頭路」下,有成績成效的模式固然可貴,可以延續下去,但,弊大於利的,便難以回頭再來,才令到今天世界百年未有大變局更見凶險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