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機會 樂 仁

108

  當經歷過國際上一波波金融經濟危機的「掠奪」,在哀鴻遍野中,財富轉移成為「零和博弈」的結果,兩者中只有一個贏,而且是贏者全取,現實相當殘酷,又不得不低頭就範。誰人被偷走「芝士」,誰人又偷走了「芝士」,似乎在這種慘況中,只有被「偷走芝士」者在哀嚎,卻看不到贏者「笑聲」。惟是,看看一個地方的貨幣是否「插水」下跌,造就了美元和一些貨幣成為「避險貨幣」?當地通脹以百分之一百出現時,是外來投資者、供應商得益,還是普羅百姓獲利?甚至,原有當地公共企業、私人大企業是否在這股風高浪急中易主,變成別人、大鱷囊中物,這些,都是檢視一個地方承受金融資本衝擊,爆發金融經濟危機重要指標。

  尤以一些發展中國家,一次又一次被「剪羊毛」,正是不斷「虛脫」,儘管經過風浪以後又回復平靜,又迎來喘定以後出現的經濟復甦苗頭,可是,一度幾乎被「洗劫」一空的整體命脈遭重大創傷,只會形成更大負債,陷入債務危機,被評級機構降低信貨評級,也意味著要付出更高成本、同意更「辣」借貸條件才能貸款收拾爛攤子,試想,陷於這種輪迴式的財困,三幾年間「反彈」呈現的所謂回復「增長」,較「風光」時期水平,可謂差天共地,焉能真實反映當地經濟、民生環境!

  可世事總是很現實和諷刺,似乎每隔一段時期,這種金融資本「掠奪」便輪番操作,亞洲金融風暴、國際金融海嘯,委內瑞拉貨幣被炒作大幅貶值、土耳其貨幣大幅插水⋯⋯總之,莫不與金融資本在高度流動流通中進出自如有莫大關係。尤以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一旦被盯上,不管是貨幣以錢炒錢,又或股票市場高升急挫,甚至如房地產等資產價格坐直升機,都說明了,欠缺生產性的「投資」、「併購」,只以炒作、買空賣空的財技操作,便脫離了金融資本有利的「投資」一面,總是以短視,最快盈利、最短時間「收割」為目標。而投資與投機類近,令人降低了警惕性忘卻自保,終導致一個地方過去辛苦經營所得化為烏有,甚至還落得背上一屁股債,陷入債務危機不能自拔。

  這些「不見血」烽煙,過去在「全球化」大環境中,還是久不久刺激起新興市場展現出來增長,造福當地民眾,才會讓人掉似輕心忽視自保自救措施,終於落入大鱷「美味點心」。一旦金融經濟危機重創一個地方,要具備真正實力復元,真的很難。沒多少地方可以一如香港特區般,經歷數次股災、亞洲金融危機、國際金融海嘯依然政府不破產,此全賴香港有強大外匯儲備,以及實施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機制,單純這兩點,已算是香港建好「防火牆」和自保措施的重大工作,否則,金融危機、股市狂瀉,遭洗劫的不會只是散戶投資者、升斗市民。

  話雖如此,香港特區其實亦多番遭到大鱷覬覦,炒作港元以期大賺一筆,可幸港府當年做好理性判斷後出招,加上有國家強大後盾,才擊退了索羅斯免於在亞洲金融風暴衝擊中變得雪上加霜。但,國際大鱷總會尋求「投資」炒作機會,覷準一個地方有利可圖便會做好各種前期部署,放線釣魚,等待收割時機。為此,每個地方、尤以發展中國家,只能步步為營做好自身建設,做好各種「防火牆」來防止「骨牌效應」。甚至,怎樣看清各種借貸,會否陷入借貸危機,也應是慎重考量的要項。畢竟,今天「全球化」流動流通太頻繁,也太多魔鬼藏在細節中,一不小心,只會變成別人俎上肉,變成大鱷點心。在追求建設、自強的同時,怎確保體現主導權按自身能力意願引進金融資本和所投放的方向,謹小慎微控制這些金融資本流向,才是主導、自保關鍵。

  這些「避險」工作,其實,也正正是當下「全球化」治理提出來要求革新共建共享機制的希冀,只有「釜底抽薪」降低金融資本的「掠奪」性,導引向建設發展上興業、提升生產力、增加工作機會,才有望可以降低金融危機的爆發頻率。儘管今天環球不少信號呈現一種危險先兆,警醒人們注意,但,只有真的能做好管控、防範,才能延緩另一波危機爆發的時間,讓大家真正有休養生息機會,自強應對風險。